CIMG5374.JPG

那天去書店閒逛時,看到之前某出版社編輯曾經找我譯的一本書出版了。

因為當時我檔期很滿,再加上有一些其他的因素,沒能夠和「新朋友」合作,只記下了那本書名,連書也沒有翻一下(當然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內容)。

在書店翻了之後,發現這本書的內容和書名落差很大(也可能是我太單純,當初看到書名,以為是一個清新的故事,沒想到那麼邪惡啊~~),其中的一段內容,看了我差一點吐出來(對作者來說,應該是成功吧),不,那不是恐怖書,而是有點「噁」啊。

我在想,如果我接了那本書,在看書的時候看到那些段落時會「噁」一次,翻譯時又深入地「噁」一次,校稿時,還要「噁」一次。如果書中有多次類似的情節,翻譯的過程一定會……唉,老實說,我不太敢想像耶。

以前,如果和某本感覺不錯的書擦身而過時,心裡總有一絲懊惱,但今天翻了這本書後,我覺得那位譯者絕對比我更適合詮釋那部作品,這種感覺,就像是遇到一個好男人,但我不愛他,所以,當看到他娶到一個更適合的人時的欣慰感(我想太多了?)

那本書,我不敢買回家。即使想偷師別人的翻譯,但內容不是我的菜,恐怕一輩子(書有一輩子嗎?)在後宮變成黃臉婆吧。我離開書店時,有多看一眼封面,心裡說了一句:「拜拜,噁書。」

這不知道算不算自我設限?就像我平時飲食算是比較清淡的,活到這麼大,還沒吃過麻辣火鍋,結果有一次去了麻辣火鍋店,想去挑戰一下自我極限。進了火鍋店,想了半天,居然點了一個不辣的湯頭,被朋友笑了好幾天。不過,如果全世界只剩下麻辣火鍋,我應該也只能「一回生,兩回熟,三回吃上癮」。

 

 

 

 

創作者介紹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禁止留言
  • 晴天
  • 不知我們「噁」的感覺是不是一樣?
    我也曾經不小心誤接這樣的書,內容還真是噁得無聊,害我翻譯時必須聽著大音量的西洋搖滾樂才有辦法穩定情緒、盡我的可能把它修到不那麼噁,而且,堅決拒絕掛名。從此以後,接新書前都先到日本網站查一下相關資訊再說。
    還有,我也不曾吃過麻辣鍋。
  • 原來前輩也沒吃過麻辣鍋!
    下次見面時,交流一下我們的"噁"是不是一樣?

    綿羊 於 2010/01/11 18:20 回覆

  • 毛毛貓
  • 這本"噁書"感覺很合我的菜,
    可以在此透露書名嗎!!!

  • 不方便透露啦...

    綿羊 於 2010/01/11 21:36 回覆

  • 蘇三
  • 說到麻辣火鍋,若是去我也是希望大家可以點個鴛鴦,這樣讓會有想要吃辣卻又會有「激烈生理反應」的我可以大部分時間燙個清淡的青菜蘿蔔魚丸等食物來吃,而不致於光吃辣而只能用烏梅汁灌飽我的肚子(吃到辣就要喝一堆來解辣)...

    回到噁書,綿羊用麻辣鍋來比喻還真對味,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口味,而譯者原來也有這樣的議題,書籍的翻譯相對之下是漫長的,如果是那些口譯者是否又能夠有機會這樣挑選呢?(不遇到噁的內容)
  • 說到口譯,
    之前我在口譯時,曾經遇到雙方公司吵得很凶,
    我只能自動刪掉一些情緒化的字眼,
    不然太火爆了..

    綿羊 於 2010/01/12 12:40 回覆

  • 蘇三
  • 口譯:
    所以...在做口譯工作的時候,一五一十的將情緒反映出來也還是需要技巧拿捏?
    因為我老闆曾經在出差回來後跟我說:你翻譯的時候不需要問問題只需要將對方和我們講的直接翻出來就好了(商業口譯),...但若是對方所說的讓人根本就無法百分之百理解的情況也不需要思考或是提問便翻嗎? 我心裡有好多疑問啊?????
  • 我之前曾經做過一個科技公司的案子,
    老實說,我有點聽不懂,但還是把話直接翻來翻去,
    沒想到他們雙方都知道在講什麼.

    在雙方公司吵得很凶的那次口譯時,
    因為我想口譯的工作是要促成他們的合作,
    只要把他們爭執的意見譯出來就好,
    有些罵對方的話就自動省略啦

    我的口譯經驗不多,只能提供參考啦

    綿羊 於 2010/01/12 14:07 回覆

  • 悄悄話
  • caroleena
  • 分享一下我的經驗和做法

    還滿多同事問過我:當有人(官員,客戶,或任何人)在老闆面前講話很難聽的時候你會翻給他聽嗎?
    嗯...這真是一個兩難
    我的做法是:照翻
    語氣和意思的部分我是不會減弱的,
    情緒性字眼的話看情況-->大部分時候省略, 畢竟有些話女孩子實在說不出來
    有時候我的同事會很驚訝:你真的讓老闆聽這些喔?
    我的目的是在於讓聽者了解對話的嚴重程度
    而且啊, 其實他們即便聽不懂, 也都看得出來怎麼回事
    如果說對方講的面紅耳赤
    口譯出來的內容卻很委婉的話, 不是很好笑嗎?

    不過啊, 我有時候也會懷疑
    有些人是否是因為對方不懂中文, 仗著有翻譯的關係
    講話才如此"直接"...(不瞭)
  • 之前上口譯課的老師也說要照翻,
    不過,我遇到最離譜的情況是,
    台灣的公司人員跟我解釋了一大段,
    最後跟我說,這是我講給妳聽的,妳不要翻(昏倒)

    綿羊 於 2010/01/12 18:10 回覆

  • 也是口譯員的Snow
  • 不好意思借一下綿羊姊的版,上面有些口譯的部份,我有點小感想。

    給樓上的蘇三:

    "但若是對方所說的讓人根本就無法百分之百理解的情況也不需要思考或是提問便翻嗎"
    遇到這種情況,可以向對方確認,這部份需不需要幫他翻,由他來決定。
    因為口譯員若擅自覺得「好像」可以不必翻,結果漏譯了什麼重要訊息,
    客人可是不會接受我們的解釋的呀....

    至於"還滿多同事問過我:當有人(官員,客戶,或任何人)在老闆面前講話很難聽的時候你會翻給他聽嗎"的問題
    我的作法是照翻
    完美的口譯員其實只是影子,說出A語種,直接就譯成B語種
    我們的工作是傳達訊息
    既然一些很難聽的話,也是說話者表達的方式之一,譯出來應該才是合理的。
    況且,學學罵人怎麼譯,不也是學習翻譯的一種?

    這是我的情況,參考之。


  • 謝謝snow的分享~~
    口譯果然需要隨機應變

    綿羊 於 2010/01/13 10: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