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MG5130.JPG

上次寫了一篇譯註的文章後,朋友的幾則留言,讓我好好思考了譯註的問題。

有朋友認為,譯註浮濫,會讓讀者覺得好像出版者(包括寫譯註的譯者在內)看不起讀者,以為讀者的level很低。

老實說,我以前根本沒有想過這個問題耶。比方說,我是日文譯者,我在翻譯過程中,覺得不太確定,或是有疑惑的內容,就會去查一下。如果覺得有必要,就會用譯註的方式寫進譯稿,希望讀者在閱讀時,不會頭上冒出一堆問號。

當然,我認為的「必要」到底是不是真的必要,就是「主觀認定」了。舉一個例子來說,東京的「台場」這個地方剛出現不久時,曾經有編輯要求我加譯註。再比方說,假設作者為了表現小說中的男女主角地位懸殊,說他們一個住在六本木之丘,一個住在鴨巢,這種時候,也許就需要加一個註。因為,並不是每一個讀日文小說的人,都對東京的高級住宅或是下町那麼瞭解。

就好像我之前提過,白先勇的《永遠的尹雪艷》譯成日文時,日文譯者對一些中國文化中特有的內容,比方說青龍白虎的「白虎」、上海的國際飯店、霞飛路、鐵觀音……都加了譯註,目的當然是為了讓讀者更加融入小說的情境。

任何事都是「過猶不及」,但如果掌握得恰如其分呢?

比方說,以小說為例,閱讀對象可能比較廣,從國中生到五、六十歲都有。有些比較「老」一點的知識,年輕人可能不瞭解;有些新潮的內容,「資深」讀者也不太瞭解。

我在想,有些讀者覺得譯註礙眼,也許譯註真的影響到他們的閱讀樂趣了。所以,如果把譯註放在每一頁的頁末,可能就不會那麼礙眼吧。聽過很多讀者朋友說,大家都不喜歡看放在每一章末的譯註,因為懶得去翻。所以,放在章末的譯註是放辛酸的(?),不過,現在好像大部分都是放在頁末,這樣比較不會影響閱讀的流暢感,想要從譯註中吸收新知識的人,也可以「享受」看譯註的樂趣(我就很喜歡看別人寫的譯註)。不過,如果只是簡短幾個字的註,「灌」進文章內的方法也很理想。

或者,也可以像圖中日文書中所採用的方式,在文字後面直接加括號,把譯註寫進去,但並不特別標出是譯註,讓讀者以為是作者寫的(混淆視聽法),也許就不會覺得那麼討厭了(?)。

在寫這篇文章時,剛好看到水果日報的一篇文章中,也對文章中的一個字加了註,但並沒有特地寫出「編註」幾個字,而是就在括號後方直接寫上解釋──

貪戻(貪婪蠻橫)。

這種方法似乎真的不錯耶,不知道出版社會不會考慮?

 

 

 

 

 

創作者介紹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禁止留言
  • 卡米柚子
  • 譯英文書, 人名, 地名, 公司名.. 括號已經多到數不清了.
    若連譯註也加在括號裡, 這.........
  • ^.^

    綿羊 於 2009/09/21 10:42 回覆

  • zen
  • 直接放括號的註法 馮建三老師翻譯的書曾經用過 相當有趣
    --

    說到譯著 國外的讀者似乎更能接受
    而且特別是接觸陌生國度之文學作品時

    例如綿羊舉的白先勇的例子
    還有前兩天我聽到的例子
    據說 張愛玲的色戒翻譯成義大利文版
    一頁的中文稿子加完各種註解後變成兩頁多
    但讀者還是能夠勉強接受

    我想 也許是 書籍種類不同 對於註解的接受度不同
    另外 對作品的社會脈絡之理解的多寡 也決定註解的接受度

  • 譯註浮濫,當然會讓讀者看了討厭,
    但我相信適當的譯註,真的有助於更好理解作品,對吧?

    綿羊 於 2009/09/21 10:44 回覆

  • gitiswoods
  • 綿羊之放送書籍前幾日收到囉!熱騰騰的真開心,感謝綿羊如此大方又不嫌麻煩寄送,我會好好閱讀大作並與親朋好友分享。
  • 那天書送到我手上時,真的很熱,
    可能是被太陽曬到了吧,哈哈~~

    綿羊 於 2009/09/21 11:52 回覆

  • wanju
  • 忍不住跳出來一下......
    是巢鴨ㄛ。
    因為在巢鴨住了五年,
    對下町有特殊的情感,請綿羊別介意啊。
    我也喜歡譯註放在每頁的頁末,
    既不會打斷閱讀,也不用翻來翻去。
    翻到後來根本就忘了有譯註還沒看到> <

    話說住在下町的我有機會也很想要跟六本木hills認識一下,哈。
  • 啊哈哈,對,是巢鴨,
    筆誤,筆誤啦

    綿羊 於 2009/09/22 11:13 回覆

  • YUI
  • 過與不及真的很難拿捏~ ^^ 前幾日正巧拜讀綿羊您的譯作,
    書中正好提到「昭和」,下面就有譯註:
    日本昭和天皇在位期間使用的年號,時間為1926年-1989年

    當下心想覺得有點多餘,但後來轉念一想,若是剛接觸日本文學的讀者,
    或許就真的不了解「昭和」是指那個日本天皇時期~ 所以很有幫助。

    但若以讀者的角度來看,因為當時閱讀情緒被譯註打斷,個人還是覺得位置比較重要!!! :p
    個人比較prefer譯註是放在同一頁的側邊,這樣有需要看譯註的讀者,再看註解即可~

    一個小讀者的感想~ :)


  • 喔,那個譯註一定是編輯認為有必要才加的(還麻煩編輯去查資料,真歹勢),
    所以啊,即使我認為沒必要,編輯還是覺得有必要,
    可見每個人的標準都不同

    綿羊 於 2009/09/22 11:16 回覆

  • ren
  • 我也是比較prefer譯注(或其他注解)放在同一頁的頁末,想讀的人不會因為翻頁而干擾閱讀,不想讀的人直接逃過就好了。
    注解放在書末或章節末,其中一個原因是排版過程中若有修改更動頁數的話,注解的位置不會受影響。可是,現在的電腦排版系統(以及文書處理系統)其實早已解決了這個問題,即是頁末的注解會隨著內容更動而移位。所以,現在如果看到注解放在書末時,心裡都會想說出版社好象不太貼心。呵。(當然,較為專業或學術書的那種超長篇的注解可能還是比較不適合在頁末。)
  • 對喔,還有排版的問題!

    綿羊 於 2009/09/22 15:12 回覆

  • daniel
  • 我也不喜歡字裡行間突然插進去一個註解。

    而註解放置整篇頁尾我也懶得去翻。

    最好的方法,
    我覺得會不會...
    就在該頁的旁邊放上去呀!?

    譬如p21 有個註解,就在該頁的邊際擠一個位置放註解。
    這樣就可以直接看到了~不用特地翻到頁尾xddd

  • 是啊,好像大部分人都中意這種譯註法

    綿羊 於 2009/09/24 21:14 回覆

  • arena875424
  • 我覺得譯註浮濫與否,是個很主觀認定的問題耶
    可以讓讀者更能了解作品的背景或涵義,我覺得是很貼心的作法
    像之前在看『蟹工船』,就是靠譯註讓我能對當時的背景有所了解,比較能看的懂
    不過我看完整本書,還是不知道譯者是誰耶
    如果譯註是我早已知道的東西,我也不會覺得多此一舉
    因為還是有人不知道啊

    我也喜歡譯註在頁末,感覺畫面比較乾淨,而且我也懶得翻到書末或章節末端去看譯註XD
  • 我也覺得譯註讓我學到了不少知識,
    而且我也喜歡看其他日文譯者寫的譯註(即使是我已經知道的)
    總覺得也可以學到東西

    綿羊 於 2009/09/24 21:15 回覆

  • Snow
  • 其實我覺得還是要看原文耶

    有時候作者天外飛來一筆,一個句子裡面就涵蓋了四、五個的文化差異的字,有時甚至是直接引用人或物,卻別有所指,這樣子就不得不作註,好讓讀者更了解。畢竟中英(日)文化不同,讀者心中的schema自然也不同,如:那傢伙講起話來好像葉教授喔!←─這種句子就是典型的schema差異

    如果是比較短的,我還是傾向把說明灌入譯文,畢竟,看書是種享受,大家不太會喜歡那種眼睛跳來跳去的感覺吧。

  • 沒錯,我最近也學到這招,把比較短的譯註加進譯文~~

    綿羊 於 2009/09/27 19: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