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104.jpg  

我雖然腦袋長得不算特別小,但腦容量應該很小,而且,海馬體絕對已經故障多年了,或者是發育時就沒發育健全,所以,小時候讀書,我最怕需要背的東西,什麼歷史、地理,還有英文單字,統統都是我的弱項。

幾個月曾經去過韓文發音課,當初學的時候,看到電視上出現韓文字母,還會有模有樣地讀給大、小獅聽。前幾天剛好轉台到韓劇的片頭演員表,大獅看到我悶不吭氣,就問我:「媽媽,妳是不是全都忘光光了?」哈哈,猜對了。不過,我很沒風度地訓她:「不用妳管!」

平時沒事喜歡去看電影,而且基本上都看美國片。走出電影院,幾乎就把劇情忘記百分之九十八了,當然,也從來沒記住劇中人物的名字。雖然走出電影院都會忘光光,但在看的當下,還是很投入的。那天和大獅,還有她的同學一起去看電影時,大獅還對她同學說:「我媽連看《玩具總動員》都會哭。」電視上播了無數次《珍珠港》,我每次轉到必看,每看必哭。

更離譜的,是之前編譯者聚會時,某編輯說我譯了她家兩本書,但我斷言只有一本,結果回家之後,發現真的有兩本,而且也是兩、三年之內出版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都是很薄的書(約五萬字),所以被我忽略不計了。之後,那個編輯就沒再和我合作過,哈哈,我能理解,誰願意找一個會把自家作品忘記的譯者呢?其實,這還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有一次大獅和我聊一本我譯的書,說其中的某一個情節,結果,我咬定我沒譯過,等大獅拿出「證據」,我才「俯首認罪」,的確是我翻的,不過,我真的忘得一乾二淨了,完全沒記憶。

我現在看書時,遇到好的文字,都會記下來,這樣的話,即使整本書的情節忘了,至少還可以留下幾個能夠在翻譯時用到的「關鍵字」,也算是對得起自己花時間看完一本書了。有時候在電車上看一本書,覺得那一段文字好感動,回家一定要抄起來,等一回家就忘了這件事,過幾天想起來時,早就不知道是哪個段落了。

這種記憶半喪失狀態在翻譯上也會形成小小的阻礙,像是有些字,不知道查了幾十次,還是記不住意思,尤其是那種有十幾個解釋的字,真的每次遇到,每次都要查。在譯山崎豐子的大部頭書時,因為往往歷經好幾個月,有時候譯到後面,已經忘記前面的情節了,這也是我為什麼在這一次時間充裕的情況下,要求上、中、下冊一起交稿的原因。想一想,山崎阿嬤的書都是在雜誌或是報上連載好幾年,真佩服她的記憶力,換成是我,恐怕會把人物關係都忘光光吧。所以,某前輩在譯一套持續數年的小說,真是太厲害了(之所以沒有說佩服她,因為我知道她也常忘記啊~)。

每次看到別人寫書評,就會和其他書進行比較,或是在寫文章時,引用幾句名人的話,都覺得很佩服,因為這是我望塵莫及的能力。說到名人佳句,想到一件好笑的事。小獅是演講高手,她說她最拿手的一招,就是在演說時,自創名人名言,但有一次差點栽跟頭。那次她又把自創的名人名言塞到蔣勳的嘴裡,結果被評審老師小小質疑了一下說,蔣勳好像不會說這種話,小獅說,她當時心想,蔣勳當然沒說,是我自己編的,哈哈哈~。

幸好我的健忘沒有遺傳給大獅和小獅,我爸媽也都沒有像我這樣,我們全家就只有我從小有這種症頭,我猜想是發育不全造成的。

我要給這篇文章來一點勵志的結論,那就是即使腦筋不靈光,還是可以做自己喜歡的工作。而且,據說健忘的人活得比較開心,這一定是老天賜給我的禮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綿羊 的頭像
綿羊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