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電腦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終於修改完成的稿子e給主編大人(還在msn上用了一個「跩」的圖案)。



如果說,交稿就像孩子終於生下來的感覺,那麼,之前的修稿、潤稿的過程,當然就是陣痛囉。



我有一個問題。



為什麼看書一個小時不會累,翻譯一個小時也不會累,對著列印在A4紙上的初稿內容看一個小時,就會呵欠連連,想吃東西,眼珠子好像快要掉出來?



短短一個星期天的下午,我已經在沙發上躺了三次,在不知不覺中,吞下了四個甜甜圈,把肚子都快撐破了。而且,其中兩個還是有巧克力餡、巧克力皮的。喔吼吼,別告訴我一個甜甜圈到底有多少熱量,我已經把體重計藏起來了。



我不知道其他譯者是否有和我相同的感覺,但對我來說,修稿、潤稿的工作比翻譯更加困難。



一本十萬字的小說可以在一天之內看完,十萬字的翻譯稿可能三五天都看不完。



老實說,在剛拿到書的時候看了一遍,翻譯的時候又看一遍(其實是兩遍,因為我習慣在前一天晚上睡覺前,把第二天的「功課」先預習一遍),等到修稿的時候,已經對故事情節相當熟悉了。誰拋棄了誰,誰殺了誰,誰甩了誰一個巴掌都記得一清二楚。再緊張、再刺激的情節,經過這麼多遍的消化後,也變得平淡了。剩下的,只是對自己工作的責任感。



修稿是一項很重要的工作,可以讓我從一個中文讀者的角度重新檢討自己的譯文。在翻譯的時候,無論再怎麼注意,都會在不知不覺中受到日文的影響,等到再看一遍的時候,比較容易發現問題。



比方說:



炸豬排的時候,油的溫度調節是關鍵→控制油溫是關鍵。



修稿的另一個作用,當然就是改正自己的失誤。有時候,錯得連自己都忍不住搖頭。



比方說,我會把電視會打成雷視(我是用倉頡輸入法)。這點或許還情有可原,但是,把「血」打成「雪」又是為什麼(而且還發音不準)?還有「陳腔爛調」變成了「陳腔爛掉」,「塑膠袋」打成了「塑膠帶」,「劫機事件」變成了「劫機世界」(太可怕了)。甚至把「房間整理得很乾淨」打成了「房間整理得很高興」,把女主角「曜子」的名字突然改成「洋子」……。老實說,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會犯這種錯到底是手指出了問題,還是腦筋本身的問題。



有些出版社要求譯者在某個日期前,先交1/2的譯稿(我想是為了確保譯者到時候能夠準時交稿吧)。我可以不化妝見人,要我拿沒有修過的稿子給編輯看,簡直就……不如殺了我吧。



所以囉,這也是我喜歡提前交稿的原因之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綿羊 的頭像
綿羊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