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隻貓跑去朋友家,朋友每天餵牠,貓也在他家住了下來。

養貓的那段日子,貓曾經把朋友抓傷。我問他會不會因此討厭那隻貓,他說,不會,因為,貓就是這樣。

半年之後,貓走了,我問朋友會不會感傷,朋友說,貓就是這樣,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不知道這是不是朋友對待感情的態度。

不知道那隻貓是怎麼了,是因為一時賭氣離開,還是走太遠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也或者,是朋友讓牠以為,那裡並不是牠的家?

如果我是那隻貓,我希望朋友把我找回來。



在書架上找字典時,無意中看到這本多年前翻譯的繪本──《那邊的女人,這邊的貓》。

封面上的一段文字吸引了我。

我喜歡窩在家中,鎮日無所事事;也喜歡拍拍屁股,孑然一身去流浪。妳可以豢養我,但妳無法馴服我;妳可以分享我的愛情,卻甭想介入我的生活。



作者佐野洋子養貓、寫貓,卻自稱討厭貓。

書中藉由一隻公貓和女人的對話,襯托出男人和女人的不同生活態度。嘿,原來公貓不像女人那麼善變,原來公貓有那麼一點逆來順受,原來……我對貓的世界一竅不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綿羊 的頭像
綿羊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