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878.JPG

不知道該寫什麼標題,亂寫下「翻譯這條路」的標題後,發現好像人家在寫《回憶錄》,回顧數十年的人生時用的題目。我這條路才走到中途,並沒有打算要回憶,但改成「翻譯這條路的中途亂哈啦」,好像有點要正經不正經的,讓我聯想到之前聽人家說,男主播坐在主播台前上半身穿西裝,下半身穿短褲的感覺。

標題無所謂啦(誰說的?)。

那天編輯在MSN上聊天時,聊到我喜歡翻譯工作,不會感到厭倦。我說我是怪胎,因為好像大家做一個工作久了,難免會有倦怠。

後來,我自己分析了一下原因,也許可以做為新人評估自己適不適合走翻譯這條路的參考。

首先,我是魔羯座,之前發現,有不少譯者是魔羯座。我對星座並不是很瞭解,但我想有那麼多魔羯座的人當了譯者,搞不好是適合當譯者的星座之一。

大家都說,魔羯座是工作狂,我不知道別的魔羯座怎麼樣,但我覺得通常我答應別人的事,都會去完成,萬一有什麼意外,也會和對方溝通,至少有一個交代。再加上我覺得翻譯的工作讓我覺得很有樂趣,也就很樂意在這個世界裡打滾。

另外,我喜歡看書。這應該也是原因之一。現在看到某些日文書的時候,都會忍不住想,如果這本書要出中文版,如果可以由我翻譯,不知道有多好。除了享受閱讀樂趣以外,還可以挑戰一下新作家或是舊作家(指以前譯過的作家)的新作品。

我還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現在接到的大部分書都還不錯。倒不一定都是大作家的書,但有些是可以讓我增長知識的,像是大田出版的《我的丈夫是馬賽戰士》,讓我有一種開了眼界的感覺;有些當然是故事情節好看,那就不用多說了;還有的翻譯起來很輕鬆,很快就譯完了,滿足感、成就感兩百分;有些是之前沒有遇過的作家(日本文壇真是作家輩出),認識一下新朋友(我不是和作家攀交情,是說認識新作家的作品)也是一種樂趣。

當然,最重要、最重要的,就是我真的喜歡翻譯這件事,也很想去深入瞭解這個世界。每譯完一本書,都會有一點不同的收穫(當然是指稿費以外的收穫),這也讓我覺得自己在成長,有一種自認為在向「活到老,學到老」的目標努力的充實感。

最後,我想和個性也有關係。我通常會很認真地做自己決定的事,再加上我覺得目前也學會了安排自己的生活,有戶外活動身體、和家人互動,也有靜下來動腦筋等各個不同的面向,構成了一個完整而協調的我,我對這種生活樂在其中,自然也就沒啥好倦怠了。

雖然我寫了這麼多,但其實我還想到另外一個可能性,就是我瞭解自己除了翻譯以外,沒有其他的謀生技能,大腦就釋放出訊息,讓我以為很喜歡翻譯這個工作,也就樂此不疲了。所以,到頭來,搞不好都是我的大腦讓我產生的錯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綿羊 的頭像
綿羊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