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受出版社總編輯之邀,去見了一位私下來台的作家。
因為這位作家行事極其低調,和出版社總編約定,要保留隱私,不和媒體見面,所以,我也就悄悄地去,悄悄地回來。
昨天在中國時報上看到這則消息,想說既然中國時報都可以爆料,我為什麼不能爆料?!
雖然我有遞名片給橘玲先生,但名片是舊的,上面只有我舊部落格的網址,他看不懂中文,應該不會點到這裡來吧。
《洗錢》的作家橘玲先生一頭花白的頭髮(其實年紀應該不大,至少皮膚保養得不錯),外表很斯文,以中年歐吉桑來說,他算是帥哥吧,而且身材保持得很好,我向他自我介紹後,他稱讚了我幾句,嘻,暗爽在心(而且我沒翻譯給總編大人聽,哈~)。他太太很嬌小,很有氣質(原來這就是作家夫人的感覺)。
見面之後,總編輯帶我們一起去見該出版集團的高層。我是在前一天才知道要去見這位高層,從前一晚就開始緊張(因為在合約上常常看到這位高層的名字),所以去高層辦公室的路上,我都縮在最後(超級沒膽)。
向高層自我介紹時,高層說她知道我,她很喜歡我翻譯的某本書,我差一點高興得跳起來,但因為在客人面前,還是努力保持文靜的假象。我們從橘玲老師的名字開始聊起,因為當初在寫《洗錢》這本書的譯後感時,我曾經問過總編,作者到底是男是女,雖然從網路查到一些他寫的文章時,判斷他應該是男生,他的名字「玲」讀成「akira」也應該是男生,但搞不好有女作家別出心裁,故意用男性化的筆名。總編曾經用委婉的方式,寫信旁敲側擊了這個問題,卻沒有得到很明確的答覆,總編大人要我在寫的時候特別注意,所以,我當時在文章中就沒有用「她」或「他」,而是用「作者」避開這個性別問題。
原本我們以為橘玲老師是想要混淆性別,一問才知道,當初他和出版社編輯討論筆名時,決定姓和名都用一個字,讓人在乍看之下,不知道是哪一個國家的人。他問我們,這個名字會不會像台灣人的名字,結果我們都說,像是像,但總覺得應該再加個姓才完整(丁橘玲,王橘玲,是不是更像?)
橘玲老師說他們接下來要去高雄,我們都很好奇,是不是要去採訪什麼,為下一本書做準備?橘玲老師笑了笑,沒有回答(什麼意思?什麼意思嘛?)
最開心的是,前幾天還為自己發胖的身材已經找不到裙子穿感到沮喪,所以去買了褲裝和一件長長的上衣。結果在吃飯時,我說我吃東西很慢時,高層說了一句:「難怪妳這麼瘦。」再次讓我心花朵朵開,嘿嘿,欺騙戰術成功!?
這次還有另一個重大收穫,就是藉此機會終於見到了該出版社的美女編輯,超有氣質(我好像很詞窮,短短的文章裡就用了兩次「氣質」分別形容編輯和作家夫人,但是,她們真的很有氣質啊),因為之前幾次去的時候,她都在歐洲快樂似神仙,所以這次終於見到,覺得她的人和她的文字一樣柔美(見面的前一天剛好看到她的一篇文章,超感人),像是一陣帶著淡淡沁香的風。
此行真是收穫良多,滿載而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綿羊 的頭像
綿羊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