澆花的時候,一隻蚊子拼命在我身旁打轉。



本來不想理會牠,但牠苦苦追求,從這一頭追到那一頭,不免令我動了「惻隱之心」,想說牠應該「哈」很久了。



於是,我撩起裙擺(沒錯,沒錯,就是美國電影裡年輕女生在公路上想要搭便車時用的那一招),在牠面前(自以為)婀娜多姿的晃了晃腿。這個沒定力的傢伙立刻上鉤,猴急的朝著我的腿飛撲過來,還來不及表達愛意,就張嘴猛吸起來(一定是蚊子界的年輕小伙子)。



看牠越來越投入,我繃緊腿部,狠狠的給牠巴了下去(腿上還留下了五指印)。



頓時一片血肉模糊(是蚊子啦)。



嘿嘿!



不必為蚊子哀傷。無論如何,牠在死前風流也風流過了,還飽餐了一頓(半頓?)哩。



什麼?!牠會寧願吸年輕妹妹的血?



誰說的?沒聽過「酒越陳越香」這句話嗎?熟女的血應該比較香醇(猜的)。



好啦,好啦,牠真的比較衰。因為今天下午,我的穿著的確「隨興」了一點。不過,綿羊出門的時候,也是會打扮得人模人樣的。況且,人不可貌相,重要的是「內涵」。我的血液裡,應該濃縮了不少日文知識,那隻蚊子說不定吸到我的精華,跑去另一個世界當翻譯哩(偶爾自戀一下)。



所以,也不用為牠感到哀怨啦。



啊,腿上腫了一個包。好癢!



趕快去找「小護士」。

  

  ──以上純屬無聊,千萬別以為宅女悶到發瘋了。綿羊今天早晨還有去爬山哩!而且,還順便買了新的花回來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綿羊 的頭像
綿羊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