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淚光閃閃》中文版封面上的文字,借來用一下當標題。



去博客來網路書店訂書,突然發現《淚光閃閃》在「本類書籍」排行榜第三名,便想起當初翻譯這本書的情況。



翻譯這種以對話為主的書,其實還蠻輕鬆的。唯一必須注意的,就是讓對話生活化(我已經很努力在做了喲)。日文版的封面和中文版一樣,都是妻夫木聰和長澤雅美的劇照。



自從看了妻夫木聰和柴崎幸演的《Orange days》(我很喜歡《Orange days》這本小說,也曾經幫出版社翻譯過,後來因為版權問題沒有出版,嗚嗚),我就很喜歡他(但他的名字不太好記,我常想成妻木夫聰,哈哈)。所以,在翻譯《淚光閃閃》時,每次翻譯到哥哥的部分,就好像有一個聲音在歡呼:「妻夫木聰來了」,頓時覺得下筆如有神,精神也特別振奮。



好吧,好吧,不要對著妻夫木聰流口水了,還是來聊聊我的工作吧。



以我當譯者的角度,通常把著手翻譯的書分為三大類。



第一種,我稱之為「輕鬆書」。



像是貓巴士的《魔女宅急便》系列(聽說《魔女宅急便》第五集的日文版已經出版了耶,期待期待)、皇冠的《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上)》(特別說明一下,《松子(上)》是由我翻譯的,《松子(下)》是另一位名叫劉珮瑄的譯者所翻的,不能搶了她的功勞),還有江國香織的《西瓜的香氣》、《沉落的黃昏》(對了,對了,我翻過好幾本江國香織的書,下次來聊聊她吧)……。



這種類型的書內容精彩生動,文字輕快,換句話說,翻譯起來很輕鬆。說得更直接、更有銅臭味一點,就是賺錢效率比較高。只要一坐在電腦前,敲鍵盤的手指也變得特別有節奏。



第二種,我稱為「成長書」。



比方說,大田出版的《本格小說》、麥田的《甜蜜的房間》。



這種書的內容有深度,文字難度高。有時候,為了查證一個名詞,會耗掉好幾個小時。也常常為了揣摩一句話的意思,反覆讀前後的文字好幾遍。在翻譯這種書的時候,常常有一種腸枯思竭,整個人都被掏空的感覺,往往痛恨自己書讀得太少,翻譯功力太差,腦筋不夠靈活……,往往需要惡補,也去找一些相關類型的書來看看。但在完成之後,就覺得自己又成長了一大步。



像麥田的《甜蜜的房間》這本厚厚的書,我整整啃了二、三個月。有時候,翻完一頁,就要去沙發上躺一下,恢復一下體力,才能繼續「上戰場」。不過,意外的收穫就是──自從翻譯過這本書之後,覺得其他書都不怎麼難了。



第三種叫「銅板書」。



這一類書嘛,我不方便舉例。顧名思義,就是為了五斗米折腰而接的書。這些書的內容普通,文字很澀,或是前後重覆,會翻譯到讓人火大。



我曾經翻過一本有關美容化妝的書,光是「擦紫色眼影可以如何如何」這句話,在整本書上就出現了三、四次。嘿,這句話有這麼重要嗎?其他還有不少前面談過,後面又「再三」強調的內容,很明顯的讓人覺得「作者分明是想要湊篇幅嘛?」



遇到這種情況怎麼辦?照翻啊。雖然很想刪掉其中的廢話,但我的工作是「原意重現」,我沒有這個權力修改,況且,翻譯費是按照字數計算的,懂意思了吧~。



我想,每一個自由譯者在剛踏入這一行時,接這種「銅板書」(出版社願意發書給你翻譯,就已經要偷笑了)的機會很大。翻譯這種書,並非除了賺錢以外一無是處,至少可以練習自己的譯筆,為日後打好基礎。不過,最近可能因為日文翻譯書的市場競爭激烈,各出版社都很注重品質,所以,我個人很久沒有接觸到這一類型的書了。



我目前正翻譯什麼?嗯~,也是「大部頭」的名著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綿羊 的頭像
綿羊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