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2534.jpg  

那天,在翻譯時,突然想到好像很久沒有翻譯愛情小說了。是的,我在翻譯時常一心多用,看看電視,腦子裡一些莫名其妙的念頭好像打地鼠遊戲裡的地鼠一樣,不斷地冒出來向我「say hello」。尤其是最近,更是只能對著電腦螢幕胡思亂想。

因為晚上工作時,小獅都擠在我旁邊的桌子做功課(她說這樣可以避免她一天到晚想上網、傳簡訊),把我看電視的樂趣都剝奪了(但我撐了兩天,到了晚上十點,緯來開始播「不毛地帶」時,我就開始看無聲片)。然後有一天,大獅說第二天要考試,也擠來我旁邊。我就突發奇想,跟她們說,我們乾脆去租一個兩坪大的房子,租金又便宜,然後把家裡出租出去,這樣就可以賺不少錢揮霍了。

言歸正傳,說回愛情小說。我覺得好像很久沒有跟著書中人物愛得死去活來了,看了一眼工作表,發現接下來要翻譯的書也都不是愛情小說(但其中或許有一點愛情小插曲,像我目前正在譯的這一本,也已經感受到男主角和另一個女人之間的曖昧了),然後又檢查了今年三月之前的工作,也沒有愛情。不甘心之下,把去年的工作記錄也拿出來了,除了石田衣良的《渴愛的城市》搭到一點愛以外,都.沒.有.愛.情.小.說!再翻了二○○九年的工作,總算有一本白石一文的書,是愛情主題的(目前尚未出版),但那一整年,也就只有那麼一本。難怪我覺得(在工作上)好久沒有感受到愛情了。

於是,我在臉書上發洩時,譯友小工一語點醒夢中人,原來是春天來了,哈哈。既然春天來了,那可不可以來一本愛情書呢?

話說回來,好像現在市面上的日文小說中,愛情小說不多,不知道是因為現在不流行愛情小說,所以市場銷路不好,出版社也就不簽這種書。還是日文小說中,最近都沒有好看的愛情題材,我們這些中年歐巴桑,已經沒辦法轟轟烈烈,至少想從小說中找一些刻骨銘心啊,像是之前我譯過的《不眠的真珠》、《野生之風》之類的愛情小說,都很好看啊~。

最近都在和硬漢打交道,才擺脫一個在商場上(電視台應該也算商場吧)打滾的硬漢,現在又和一個內心矛盾糾結的硬漢日夜相處,不過,我會在夏天之前成功地把他解決掉,把他賣給編輯,讓他去和編輯纏綿,喔,希望編輯覺得我把這個男人調教得不錯,不要讓他再回頭來找我。哈哈哈,我覺得我瘋了。

說真的,這年頭還有人像我一樣,喜歡看愛情小說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綿羊 的頭像
綿羊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