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了一個新檔案,猶豫著該開始譯新的書,還是該寫一篇部落格文。

  部落格荒廢已久,雖然用了幾篇新書搶先讀和刊登在其他刊物上的文章充場面,但總覺得有點心虛。

DSC_1598.JPG   

先說說近況,最近的糊塗到了極點。簽請款單時填了一堆資料,唯獨不簽自己的名字(恐怕是內心深處只想領錢,不想留下證據?)還有,出版社寄空白合約來,簽了其中一份的名字、蓋章後,就寄回去了,編輯來「索討」另一份還沒蓋公司章的合約,叫我速速寄回,我才發現原來那一份合約上沒有蓋出版社的章。

  那天去做電腦斷層(沒事,請別為我擔心),注意事項中寫,要穿沒有金屬的衣服做檢查,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以為是去醫院時就要穿無金屬配件的衣服,找了很多衣服,發現要找完全沒有金屬的衣服或褲子不容易,好不容易穿了無金屬衣褲,結果到了醫院,護士馬上就叫我去換檢查衣了。

  也許是因為最近的生活太忙碌,有太多事情要忙,結果就導致腦袋更不靈光了。

  話說前幾天小獅要寫一篇關於翻譯書的小論文,老師說,小獅寫這篇應該最輕鬆,隨時可以「採訪」媽媽。

  小獅問我,哪一本書最好寫。我趕緊跑去書架前找了一下,拿出《犧牲》說,這本書既好看,運動員的精神又好發揮,而且也有教育意義。小獅說,這本她沒看過,也沒時間看。她說她想寫《博士熱愛的算式》,問她要寫什麼切入點,博士的記憶八十分鐘?這有很多人寫過,根本不足以吸引人。然後,我又惡搞說,《不毛地帶》也很好看,可以學到很多歷史教訓。小獅看到那麼厚厚的三本,就直接放棄了。

  大獅對小獅說,妳如果寫媽媽譯的書,就可以假掰地寫說「直接採訪到該書的譯者」,感覺掌握了第一手資料。小獅不屑地說,那根本沒什麼。我在一旁說,這的確沒什麼,但妳可以寫,我賴在譯者家裡,吃她的、用她的,還擺臭臉給她看,叫她報上譯的書裡面哪一本最好寫,寫完了還向她勒索零用錢花用,這就威風了吧?

  這時,小獅才很心虛地說,我哪有這麼惡劣啊。哈,知道這種行為叫惡劣就好,因為,妳就是這麼惡劣!

  她臭臉的時間太久,我就會發飆一次。然後,她就會少許收斂,過一段時間,又故態復萌,我又再發飆。我們家這兩年來,始終上演這種拉鋸戰。難道是因為大獅沒什麼叛逆期,所以小獅就佔用她姊姊的額度嗎?呿~。

  無論如何,那本搞錯截稿日的書終於在截稿日之前完工啦,開心~。

  原本這篇文章的標題想寫「最近的生活」,但了無新意,乾脆就改成這個題目啦~(雖然內容更了無新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綿羊 的頭像
綿羊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