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欣賞的作家石田衣良曾經在某本書中寫道──

我喜歡寫對話。如果光是寫對話,我可以永遠寫下去。

然後,他真的寫了一個短篇,從頭到尾都是對話,完全沒有任何描寫,也沒有提示到底是誰在說話,所有的情節都在「......」和「......」中開始、發展、結束。

看完之後,就在想,為什麼不乾脆一整本書都是對話呢?身為譯者,接到從頭到尾都是對話的書,應該會開心到發瘋吧。

如果有人問,翻譯哪一種小說最輕鬆,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回答:

「對話多的小說。」

哈哈(各位譯者朋友也有同感吧)。

雖然在譯對話時,也有必須注意的問題,在用字遣詞和語氣上,都必須符合角色。因為一個字常常可以用很多意義相同的詞彙譯出,但不同的詞彙對文章的情調、境界或是神韻等都會產生不同的影響。

比方說,小孩要說童言童語,不能讓他們「少年老成」,黑道兄弟當然不可能說話帶「娘娘腔」(其實現實生活中,搞不好會有娘娘腔的兄弟?),慈祥的媽媽說的話當然不可能有需要消音的字眼,學者說的話必須咬文嚼字,市井小民說的話就要通俗易懂......。

同樣一個「楽しい」,也許就要根據不同的人物和不同的情況,翻譯成「開心」、「爽」、「高興」、「不亦樂乎」......。

除此以外,翻譯對話,真的很輕鬆。

最重要的是,除非是特別囉嗦的角色,否則,通常在對話時,文字密度不會太高,翻譯的速度似乎特別快,簡直好像有神助,會覺得自己真的是天生應該做翻譯的(哈哈哈,high過頭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綿羊 的頭像
綿羊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