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臨危受命」,當救火隊,接某本推理小說的後半部分。

譯者生涯中,曾經有四次這樣的經驗。有的是上、中、下三冊中,我接的是中冊,但還搭了上冊的幾個章節和下冊的一半;也有我翻上冊,另一位譯者翻下冊;還有一次也是翻後半部分。

因為這一次和我合譯的是一位相當資深的譯者A姊。而且我們有私交,所以,這次的合作經驗相當愉快,也讓我受益良多。

這次接的一本書,下半部和上半部的關係很密切。所謂密切,當然不是指情節上的問題,而是指文字。

那天,我在預習這本書的時候,突然發現作者在每一章的標題下都有一句吟詩般的話,看到後來,發現是日本某歌手的一首歌。於是,趕緊向另一位對翻譯歌詞很有經驗的譯者打聽,可以去哪裡找到這首歌的中譯和完整歌詞。這位譯者剛好前一段時間翻譯了那位歌手的精選集中,就有這首歌(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而且,還從譯者那裡學到了一件事,就是如果完全按照唱片公司的中文譯文,會涉及版權的問題(我原本還以為最好按照唱片公司的譯文哩,真是差點出了大糗),所以,就參考那位譯者的歌詞譯文,再結合原文體會,意思就很好抓了(歌詞真的很不好翻譯啊,意境好虛無縹緲,那些翻譯歌詞的譯者真辛苦)。

作者除了在每一章的標題下用一句歌詞以外,最後還把整首歌放進小說,也就是說,我對歌詞的譯文必須和A姊的一字不差。所以,我就和A姊討論多次,結合她的譯文(她譯文中的某些詞彙用的真妙,哈,被我偷學到了),決定了最後的譯文。

另外,還有許多細節部分的討論,像是飯店名或是公寓名字的譯法,還有稱呼(比方說,是要叫「老媽」,還是「媽媽」之類的),還有「桑」要怎麼譯,因為不能發生類似前面稱「小姐」,後面稱「女士」這種情況(不然編輯會改到發瘋),還有外國人名的譯法(那幾個漢字要怎麼寫),等等等等。

兩位譯者同譯一本書需要溝通很多事,以前和別人合譯時,如果我是譯後半部分,通常也會向編輯要前一位譯者的郵件信箱,以便隨時請教。但因為有時候和前一位不熟,不好意思三不五時去打擾,有些問題,就會試著自己去解決,最終還是要編輯辛苦地加以整合。

像這次和A姊的合作時,我曾經事先向她打過招呼,就可以比較「肆無忌憚」地寫E-MAIL溝通,甚至還大膽地向A姊要了一段譯文來「照抄」。哈哈,別誤會,因為作者又安排了後面的這一段文字和前面完全相同,不對,他有改一個字,把「你」改成了「他」。雖然我也可以自己譯,但隻字不差(差一字啦)才是作家的用意所在啊,所以,就大膽地給他按下「複製」、「貼上」了。

當然啦,我也會主動提供對A姊有用的知識。比方說,A姊譯的部分有一段內容是斷斷續續的文字,像是前面這句話中紅字的內容,就會變成「......有......是......字」的內容,光看那幾個無意義的字,根本不知道在說什麼,完整的內容要在我譯的部分才能看到,我就把我譯好的內容傳給A姊,請她從中挑幾個關鍵字囉(寫這一段,不是為了表功,而是說,後半部的譯者有時候也可以對前半部譯者有幫助。嗯,聽起來還是像在表功,哈哈)。

我發現每翻譯一本書,都可以學到很多。翻譯這半本書,除了偷學到前輩的技巧,還發現一件事──原來,和有私交的譯者共同催生一個「孩子」,可以這麼愉快。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