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一位譯者(好像是lica吧)在說,譯者就像是在角色扮演。

一直覺得這樣的形容很貼切。

演員的最高境界就是演什麼像什麼,在稱讚某個演員的演技時,常常會說他「簡直把○○演活了」,其實就是演員已經把自己融入了那個角色,看不到演員本身的影子,演員變成了那個角色的「代言人」。

翻譯的最高境界,也是完全不要有譯者本身的影子。比方說,在譯向田邦子的時候,要有向田邦子的感覺;在譯島田莊司時,又要有島田莊司的味道。

因為每個作家創作的文字都有不同的味道,有的溫馨,有的冷冽;有的煽情,有的淡然,如果全都混為一味,那是譯者的味道,而不是讀者想要藉由譯者的媒介讀到作者的文采。所以,如果譯者可以像靈媒一樣,讓作者的想法上身,那就成功啦(雖然感覺有點可怕啦)。

就像有人天生是演員的料,穿上戲服,渾身的戲胞就活了起來;有些譯者對文字的敏銳度高,也許天生就是要捧這碗飯,所以,下筆如有神,看到原文,譯文都在腦海中翻騰,手指敲敲鍵盤,漂亮的譯文就呈現在電腦螢幕上。

對大部分譯者來說,如果天生資質不夠聰明,就只能靠苦練,用心練個幾十萬字,譯筆就會越來越成熟,在翻譯過程中,也可以摸索和體會出不少實務經驗。

當然,還可以參考一些翻譯理論的書。不過,我認為有一些翻譯經驗後,再看這些理論書,理解才會更深入。

就好像小時候大人說:「等你長大以後,就知道......」,小孩子通常都會充耳不聞,等到自己長大之後,才發現「原來大人講的話是真的」。

很多事,只有實際體會之後,才能真正變成自己的知識。看了一些談翻譯的書後,發現其實經常遇到的問題都很類似(這也是有些來這裡的朋友常說我有「讀心術」,剛好他們在想或是也遇到這個問題,我就貼了一篇文章),除了可以借鑑大師的經驗(有時候,不同的前輩會有不同的看法),更會覺得安慰,原來大師也曾經為這種問題煩惱或者說這是值得一談的問題。

那天,zen說我謙虛,那是因為越翻譯,越瞭解自己需要學的東西太多太多了,就連大師也說,「翻譯逼人謙虛」嘛。

嗯,突然發現我本來想說的是如何進行角色扮演,結果一下子扯太遠,拉不回來了,算了,改天再寫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綿羊 的頭像
綿羊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