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參加大獅學校的親師懇談,就貼一篇之前大獅寫的徵文吧。雖然沒有得獎,但我覺得也很棒~~(為什麼我們家的小孩都寫超齡的作文?)

「我睡不著……。」她翻身向以進入半睡眠狀態的我傾訴,「你離開我和琪琪……?」
壓抑住內心的不耐,深深吐納了兩次,我才勉強擠出笑容裝飾已鐵青的臉,想對她大吼:「拜託!明天我凌晨五點要起來,別鬧了!」但我仍然撫著她的長髮說三兩句敷衍的話,然後再度昏沉沉的陷入夢鄉。
  登上飛往紐約班機的那一刹那,我突然想到,若是一個人五更起來時,老婆已在泡好咖啡的餐桌前等待,是不是意味著她徹夜難眠?視線追隨著空姐搖晃的臀部,我只覺得心煩。她是幹嘛啊!只不過是去出差一個禮拜,和美國佬開會而已,弄得好像我要拋家棄子一樣,到底在搞什麼!閉上眼睛,我決定把她帶給我的煩躁拋在台灣。
  那油膩高挺的鼻子向我逼近,「Mr﹒陳,老實說,不只你這一家廠商和我們聯絡,」即是說出具威脅性的言語,他的臉仍堆滿醜陋的笑容,「明天我們再繼續討論好嗎?」
  整個身子攤在床上,房間已被沉重心情的高氣壓盤據。這時,客房電話不識相的響起──
  「李先生,這邊有一通台灣陳小姐的電話,請問需要我幫你轉接嗎?」是誰這麼不識相!我用極不悅的聲音說:「麻煩你。」
  「哇!終於接通了!」從電話筒傳來的是她雀悅的聲音。「琪琪一直吵著要見爸爸呢。來!」接下來的五分鐘,我聽著女兒用幼嫩的聲音唱著小星星。「琪琪乖,把電話給妳媽媽。」好不容易,我才從牙縫中擠出這句話。「不要嘛!爸爸我跟你說哦,今天我們老師說……」「快給她電話!」孩子在電話的那一端嚎啕大哭,然而,我的怒氣卻一發不可收拾。
  「妳為什麼對孩子兇?」什麼!她竟然敢質問我?!我不禁勃然大怒。「你們倆是故意找碴嗎……」我氣喘吁吁的又說了一大串才停了下來,但連接的沉默卻讓後悔在我的心中層層累積。終於,她用哽咽的聲音問我:「你的心中還有我嗎?」接著便是永無止境的斷線聲嘟嘟嘟嘟嘟嘟地不斷的翻攪著我悔恨的的心。
  那幾天,儘管我引頸期盼,她卻再也沒打電話過來。我想和她說抱歉、說我依然愛她、說我沒有想到她一個人在台灣的驚恐是我不對,但,又沒勇氣拿起話筒……。
  直到回程的那一天,我鼓起勇氣撥下了熟悉的號碼。還來不及思索怎麼掩飾自己的歉意假裝雲淡風輕假裝一切都沒發生,心中的話卻一句句從自己嘴裡掙脫傳入她的耳裡。終於,我了解,我愛她和琪琪,我深愛著我的家。
  走出登機門看到擁擠吵雜的人潮,源源不絕的思念轉化成焦慮。會不會找不到她們?下一刻,我知道自己是多慮了。
「爸爸!在這!」看著雀躍的跳著,舞著雙臂的琪琪和一旁的她微笑盪漾,我知道,我回家了,真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綿羊 的頭像
綿羊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