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結束了,睡了整整十二個小時,總算恢復了體力,又是一尾活龍了。



兩天半的假期,第一天的下午開始逛街血拼,第二天去月眉馬拉灣戲水,第三天則是爬山健行。



原以為第二天大獅和小獅去水上樂園狂歡時,可以好好恢復第一天逛街消耗的體力,然後回飯店再狠狠的睡一覺。



計畫永遠跟不上變化。



離開月眉世界前往苗栗的途中經過石岡,聽說那裡的水壩在九二一時被震垮了,想順便去看一下「九二一地震紀念地」,帶大獅和小獅去見識一下地震的威力。



眼尖的小獅看到沿路有很多租腳踏車店,就機靈的說:「這附近一定有可以騎腳踏車的地方。」



其實,騎腳踏車和玩水是她對這次暑假的兩大訴求。



自從前年暑假去花蓮的某個渡假村學會騎腳踏車後,小獅整天都吵著要騎腳踏車。雖然家裡有腳踏車,卻不放心她在馬路上亂騎,所以,之前也帶她去了八里、關渡騎過,但她顯然意猶未盡。



這次出發前,因為找不到有可以騎腳踏車玩的渡假村,所以,好不容易靠月眉馬拉灣的魅力打消了她的念頭。也許是她太可愛了(哈哈,稱讚她一下),老天爺想給她一個完美假期。所以,讓我們在不經意之下,來到了由廢棄鐵道改成的東豐綠色自行車道。



看完水壩,頂著三、四點的大太陽騎了一個多小時,除了途經涼爽異常的九號隧道感覺像是在健身房的冷氣房裡騎腳踏車健身以外,不時出現的幾個上坡下坡,讓小孩子的興緻盎然,好不快樂,捨命陪女兒的綿羊已經雙腿痠痛,體力透支,停在路旁氣喘如牛,喝水罷工了。



騎完腳踏車,前往住宿的飯店吃完晚餐,我已經昏昏沉沉了。



飯店安排了飯後時間有DIY客家擂茶,我叫大獅、小獅自己去玩就好,他們卻狗腿的說:「沒有媽媽不好玩。」



為了這句馬屁話,我再度打起精神,和他們一起把茶葉、芝麻、花生和糙米麩逐一放進一個研磨缽裡,用研磨棒拼命的磨啊磨。



好幾次,我都沒耐心的問老師:「差不多了吧?」老師每次都說:「油還沒磨出來,顆粒太粗了,等一下喝起來口感不好。」



我平時在家喝鮮奶時,經常把整顆的芝麻、切碎的核桃、花生粉、小麥胚芽加在一起,一顆一顆的,特別有滋味,不會不好喝啦(這是我在心裡想的話,已經沒力氣說出口了)。



等到我半閉著眼睛,配合大獅和小獅磨完客家擂茶後,也喝了一杯老師口中「味道特別道地」的客家擂茶(其實也沒有啊,也許是我太累了,味覺已經出了問題),正想溜走,老師說,還要製做果凍蠟燭。



我說不用了,家裡反正有許多芳香蠟燭還沒點完(之前去HOLA時,衝動之下買了十支芳香蠟燭,如今還剩下七、八支哩)。老師執意挽留,大獅、小獅也用充滿期待的眼神看著我,好像我掃了他們的興緻。我只好又撐起眼皮,繼續捨命陪女兒。



他們沿途一下車就用力的玩,上車之後,馬上就呼呼大睡,養精蓄銳,好好的享受屬於他們的假期,至於我,哪有他們這種福氣呢(語氣怎麼有點酸溜溜的)?



等九點多躺在床上時,我真的已經渾身動彈不得了,兩條腿好像已經不屬於我,右腿的膝蓋痛到不行。



沒來由的想起之前朋友的媽媽去換了人工關節,在昏昏欲睡之際,腦袋裡想浮現出一個念頭──也許,我也要去換人工關節了。

--未完待續??看我這幾天有沒有力氣寫第二篇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綿羊 的頭像
綿羊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