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和也寫了一篇名為「限制級翻譯」的文章,其中談到了翻譯限制級書籍的經驗。
當譯者久了,或多或少都會接觸到所謂的「限制級」內容。如果以整本書來說,我只有在之前翻譯實用書的階段,翻譯過一本教戰手冊之類的書。當時,還要求出版社幫我在譯者的部分「隱姓埋名」。
其實,也不是有特別的原因,只是……不好意思吧(難道這就是「敢做不敢當」嗎?)。而且,那時候家有幼兒,也有長輩,總要顧及「形象」吧。我那時候甚至和出版社說,不用給我樣書沒關係,出版社還很好心的說,「那給妳一本,拿去送朋友吧。」
這……如果送朋友,說是我翻譯的,那不就「前功盡棄」了嗎?如果不說,別人會不會以為我在暗示什麼?(還是我想太多?)
這本書至今仍然在我家的書櫃上,不過,因為有封套,也不怕大獅、小獅拿來看。只是之前她們發現這本書時,很納悶的問我家裡怎麼會有這本書,我告訴她們,是我翻譯的,結果,被她們笑了半天。
在翻譯小說的時候,偶爾也會翻譯到情慾的場景。比方說,我很喜歡的作家石田衣良,幾乎每部作品,都有做愛的場景(而且,他筆下的男主角都好神勇)。
就像相同的劇本經由不同導演之手,會拍出不同的感覺一樣,我覺得,不同的譯者對相同的文字也有各自的詮釋。同樣是纏綿的場景,我喜歡看比較含蓄的表達方式,就好像《珍珠港》中,女主角和喬許哈奈特在降落傘中相擁的那一幕。所以,經由我這部「人肉翻譯機」後所呈現的文字,也許就不是那麼「動作」。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那天在和朋友討論,日文中的「入れる」,我不會翻譯成「插入」,而是選擇「進入」這個字眼(啊啊,來這裡的同學,應該都滿十八歲了吧?那個之前諮詢大學科系問題的高三同學,你滿十八了嗎?不過,這是純學術討論,應該不至於被歸類為色情網站吧)。或許有人覺得不夠「味」,但同樣「入れる」這個日文字,中文有很多種正確的譯法,只是或許表達的葷素程度不同。
曾經考慮過,是否應該修正自己的文字,偶爾也來辛辣一點(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前一陣子,某「高層」跟我說,刻意改變,反而會失去自己文字的特色和味道,況且,找我的出版社,絕對不是因為我的文字火辣(因為,我的文字實在是既不火,也不辣)。
好吧,那就……恭敬不如從命。
之前,某位前輩譯者說,譯界也要講究「棲み分け」,才能夠人人有飯吃。所以,情色文學這一片天,反正已經有「十八禁代言人」,和某位建立了「情色用語詞庫」的前輩頂著,我還是在不需要什麼特殊才藝的領域騙吃騙喝吧。

全站熱搜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