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2614.jpg  

如果沒有猜錯,大部分譯者應該早就報稅了。

當然,一方面是因為譯者都是好公民,另一方面,嘿嘿,當然是因為譯者在領稿費時,國家怕我們這些譯者把所有錢都拿去在網路上訂蛋糕、買粽子、網購馬毛皮夾送女兒當生日禮物,先幫我們保留了十趴,所以,早早報稅,就可以早早退稅,領一筆「年中獎金」犒賞自己。

之前曾經有譯者在討論理財的問題,提到譯者(其實包括自由工作者)必須先準備幾個月的生活費,才能「下海」當譯者。我向來對理財沒啥概念(我家大獅還因此自告奮勇地去讀和錢財打交道的科系),之前反正交稿穩定,相對收入也算穩定。

但前一陣子繳清了一大筆錢,又忘了自己這陣子正在過「沒稿費的生活」,結果,就不時要查一下帳戶,怕餘額不夠繳保費和信用卡,常把自己弄得神經緊張。

說明一下「沒稿費生活」的情況。因為連續多月都在譯一本大部頭書,總共有六十幾萬字,雖然可以分上、中、下集三次交稿,就可以分批領到稿費,但因為有時候譯到後面,會想要改前面的內容,結果會變成一次又一次傳新的檔案給編輯,叮嚀「這一份才是正確的」。像上次譯山崎奶奶的《不毛地帶》時就是這樣,原書總共有五冊,結果我不知道改前面的改了幾次(十幾二十次有吧),當時合作的編輯應該頭很痛(現在想到她的離職應該不是被我煩死的吧,哈哈~),唉,其實即使編輯不覺得煩,我也覺得我自己煩死了,但又不得不改。所以,這次我打算完全譯好後再一起交。當然,因為我交稿信用良好,編輯知道不必擔心因為我拖稿,結果把整家出版社都搞得人仰馬翻,鬧出不堪設想的後果。而且,在和編輯聊工作時,即使她沒問,也會主動報一下進度,讓她安心一下。

雖然這幾個月有書上市出版,但該領的錢早就入荷包,而且貢獻給台灣經濟了,所以,有時候飄進來幾滴甘霖,就覺得超解渴。也許是聽到我一直在叫沒收入,另一家出版社的編輯趕緊幫我請了一筆款,還細心地告訴我,大概什麼時候會入帳,她應該想在我戶頭處於谷底狀態時,給我送一點人生的光明吧,哈哈。真的很慶幸,很多編輯都對我很客氣,願意在她們職權範圍內通融,所以,原本希望這幾個月手頭緊,可以少吃一點,順便減個肥什麼的,結果好像也沒如願。

那天,我對小獅說,老媽最近手頭緊,叫她節省點,她居然說,「妳騙人,我那天在台北車站買參考書,數了一下店裡,妳翻的書有四十幾本,怎麼可能沒錢?」唉,那是幾年下來的成果?而且,其中不知道有幾本書賺的稿費都捧給了高偉、劉毅和文成,算了,跟小人有理說不清,懶得跟她解釋。

現在唯一的期待,就是等這幾十萬字交稿後,讓稿費如雪花般飄來~~,最好下幾個大雪人,把我砸昏好了。

光是想像一下,就覺得前面有三百道彩虹)))))))))))))))))))))))))))))))))))))最後這一道是退稅款彩虹。

好啦,來一句有意義的總結,譯者為了不讓自己為錢發愁,應該要做一下理財規劃,不要搞不清楚自己的收入狀況,一下子還太多貸款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綿羊 的頭像
綿羊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