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2149.jpg

那天在看《白色榮光》,大獅隨口問了一句:

「《白色榮光》和《白色巨塔》一樣嗎?」

我答:「唉,妳怎麼跟外婆一樣?」

大獅問:「外婆怎麼了?」

我答:「因為外婆那天說我在譯的這本《提拉米蘇巨塔》是《白色巨塔》。」

(前幾天,我正在翻譯的一本書的書封掉在地上,我媽幫我撿起來時問:「妳又在翻《白色巨塔》嗎?」因為書封上有一個腰帶,把其他字遮住了,只露出「巨塔」兩個字,我媽就以為是《白色巨塔》。那本書名當然不叫《提拉米蘇巨塔》,只是我隨便取的。)

這時,我媽從房間走了出來,問大獅,「妳媽說什麼?」

大獅答:「媽媽說,妳和我一樣,都是家裡的奴婢。」

 

其實每個人都是翻譯,在日常生活中,經常要「翻譯」別人說的話,只不過是從中文翻譯成中文。很顯然,我和大獅在生活中都是很糟糕的翻譯。大獅說的「《白色榮光》和《白色巨塔》一樣」,意思應該是「都在說醫院的故事」,但我故意曲解她,順便調侃她一下。至於大獅,心地更壞,我說她和外婆一樣,是想說他們「都搞不清楚」,她卻挑撥離間,把外婆的地位拉得像她一樣低。

 

說到地位,我想起一件有趣的事。

之前,有一次我在吃飯時,突發奇想地對大獅、小獅說:「我來成立一個黨,然後我就是黨主席了。」

小獅立刻接口說:「那我要當秘書長!」

大獅問:「那我還能當什麼?」

小獅說:「只剩下黨員可當了。」

大獅又問:「那黨員有什麼好處?」

小獅回答:「繳黨費啊。」

大獅只能摸摸鼻子,沒再說話。

吃完飯,他們進了書房,大獅突然想到一個好主意,對小獅說:

「不,我不當黨員,我要當黨外人士,這樣的話,你們只有黨主席和秘書長的小黨就會來拉攏我。」

這時,剛好傳來垃圾車的音樂,小獅對她說:

「妳少臭美,黨主席只會叫妳去倒垃圾。」

小獅的話音剛落,我就在客廳喊了一聲:

「大獅,趕快去倒垃圾!」

她們兩個樂翻了,笑著跑出來把書房裡的對話告訴我。

 

創作者介紹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禁止留言
  • 孟妮妮
  • 哈哈))))))))
    大獅、小獅好好笑喔
  • :)

    綿羊 於 2011/03/07 11:32 回覆

  • 一個小小的讀者
  • 好可愛的對話:)
  • 嘻~

    綿羊 於 2011/03/07 11:33 回覆

  • 請問  引き出しの奥  這本書,有引入國內嗎?
  • 「引き出しの奥」,寫一個跟誰都可以上床的大學女生,從在打工的地方認識的男人那邊聽到一個傳說(當然,跟那個男人也上了床)。關於一本舊書的傳說。那本舊書在大學附近的舊書店街被賣來賣去,而且封面背後被人寫上的句子越來越多。男人說,那些手寫的句子,似乎都是一些回憶。很零碎,很日常,但又似乎很重要的那種回憶。

    女生想找到那本書,找到之後也想在封面背後寫些什麼進去。可是她找不到那本書,就算找到,也不知道要寫什麼才好。不知道要寫什麼這件事,遠比找不到書更讓她失落。跟那麼多男人上了床,生活中卻找不到一丁點值得寫在那本書裡面的回憶。她不再隨便和人上床,繼續找那本書。直到有一天,她在舊書店遇到一個不知道叫甚麼名字的同班同學......


    想想看,如果你找到了那本傳說中的舊書,你會在後面寫些什麼呢?
  • Kaoru
  • 好有趣的對話喔~
  • :)

    綿羊 於 2011/03/07 23:30 回覆

  • 蟬燥如雨
  • 對話好好笑喔!
    讓人心情大好 :))
  • ^.^!!

    綿羊 於 2011/03/13 21:06 回覆

  • VickieH
  • 你們家的對話真有意思~ ^__^
  • 大獅和小獅都很搞笑(只要小獅不臭臉,家裡超開心的)

    綿羊 於 2011/03/21 14:2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