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影神祈禱"內文搶先看,轉載自博客來

影神.jpg

和父親一起在櫻花雨中散步。這並不是遙不可及的奢求,只要有心,隨時可以做到。
然而,今年的櫻花季,母親仍然沒有如願。
年邁的父親和母親還有幾個春天?

當車門在飯田橋前一站的市之谷車站打開車門時,我幾乎是下意識地走向月台,然後走向銀幕戲院。我不知不覺跑了起來。
來到戲院門口時,觀眾正在入場,寺新站在門口迎接客人。一看到我,立刻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咦?妳是小步吧?」
我微微欠了欠身走向他。
「您好,上次太感謝您了。不好意思,讓您看到了我的糗態。」

「別這麼說。沒想到我們在電話中聊了之後,妳馬上來看電影,我很高興。我也要好好罵一罵阿鄉,妳是他引以為傲的女兒,他應該多帶妳來這裡走走。」
第一次打電話給寺新那一天,我順道來戲院看了「新天堂樂園」。看到最後一幕時,哭得唏哩嘩啦,久久無法離席。寺新擔心地跑來叫我,我用哭腫的雙眼看著他自我介紹說,我是圓山鄉直的女兒。
「上次妳哭得太傷心了,我嚇了一跳,以為阿鄉有什麼不測呢。他能夠順利出院,真是太好了。」
「我爸有和您聯絡嗎?」
我還沒有通知他父親出院的事,他戴著黑框眼鏡的雙眼親切地笑了起來。

「前天他來看最後一場,很難得一臉悶悶不樂的樣子。」
父親果然來過。
「呃,那個……之後呢?」
「什麼之後?」
「看完最後一場之後呢?」
寺新抱著雙臂。
「阿鄉沒回家吧?」
我縮成一團。原來他早就知道了。

「他說他肚子餓了,要我請他吃飯慶祝他順利出院,我就帶他去了烤肉店。請他吃了烤肉,他仍然悶悶不樂,我問他原因,他居然說:『還不都是因為看了你放的電影。』」
目前正在上演的是「新岳父大人」(Father Of The Bride)和「心的方向」(About Schmidt),都是描述父女的電影。
「我也火大了,我請他吃飯,他居然說我家電影的壞話,實在太沒道理了。我就對他說,如果不說實話,烤肉的帳我不付了。結果他才坦誠:『我把女兒惹火了。』」

父親沒有告訴寺新他惹火我的原因,據寺新說:「我之前從來沒看過阿鄉這麼沮喪過。」於是,明知道有危險,還是邀他一起去打麻將,沒想到向來二話不說的父親居然搖頭。
「他說他以後再也不打麻將了,還說即使他想打,帳戶被凍結,身上沒有錢,我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我擔心他太晚回去,妳們母女會擔心,所以十一點左右就和他分手了。」
寺新似乎也不知道父親之後去了哪裡。

「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小步,可不可以原諒妳爸?其實他這個人很敏感,該怎麼說,他常常會因為一點小事傷心。喜歡看電影的人往往感情特別豐富。」
我知道父親的感情特別豐富,但說他敏感,我就有點不太能接受,他的心非但沒有受傷,恐怕還長了毛呢。
「對不起,讓您擔心了。總之,我會努力再找一下。因為擔心他發生意外,所以我也會報警。」

說完,我向寺新鞠了一躬。他仍然抱著雙臂,問我:
「妳要不要看場電影再走?」
我搖搖頭說:
「不,我要抓緊時間。等找到我爸後,我會再找時間過來。」
「是嗎?只要我能做到的,儘管開口。」
「謝謝您,我爸……」

說到這裡,忍不住熱淚盈眶。我似乎遇到這位大叔就變得很脆弱,但不能每次來,都讓人家看我哭喪著臉。我吸了一口氣說:
「我爸有您這樣熱愛電影的朋友,他很幸福。」
我的人生實在太幸福了。
父親的蚯蚓字浮現在我面前。

我再度向寺新鞠了一躬,正準備轉身離開,他卻說:「妳等一下」,叫住了我。回頭一看,發現寺新抓著頭,露出尷尬的笑容說:
「我還是沒辦法瞞妳,雖然阿鄉再三叮嚀我,絕對不能透露口風。」

父親在神田車站前的網咖。
那是閉關的絕佳地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綿羊 的頭像
綿羊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