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1126.JPG

一位譯者朋友和我討論翻譯正確性的問題。

這位朋友讀的是翻譯,她和我分享說,以前老師會希望按照原文的句型翻譯(當然,不同老師要求的重點不同,並不一概而論),所以,她對於某些出版社的翻譯要求有一些疑惑。

因為她是英文譯者,所以和我所遇到的情況或許有一點落差。不過說到句型的問題,日文翻譯中倒是有一個很典型的例子可以參考。

在日翻中的時候,經常需要改掉原來的句型。因為有時候日文中的連體修飾可以寫上一整段,可以讀到根本喘不過氣來,如果在翻譯時也按照原來的句型翻譯出來,一定會不忍卒「讀」,自己也會看不下去。所以,往往會把一些長句切成符合中文習慣的短句,在這個過程中,句型改變了,有時候和原文之間表達的意思或許稍微有一點點失真,但有時候為了中文讀者的閱讀習慣,不得不犧牲那百分之一或二的正確性。

剛開始翻譯時,我也曾經覺得我的終極目標就是要追求譯文和原文「一模一樣」,但現在漸漸發現,那個「一模一樣」並不是原文和譯文之間的一一對應,而是整個句子、整個段落的完整意思表達。在累積經驗之後,也許就會體會到其中的「眉角」,掌握住分寸的拿捏(我現在還說不清楚)。

之前曾經聽一個資深編輯說,新手在翻譯時,往往很擔心會漏掉一個字,所以拼命把原文中所有的字都塞進那一句譯文中,但這樣的中文讀起來就很累,有時候在改稿時,也需要花費很多的心思。

之前在看一則新聞報導時,介紹一對新人其實在他們很小的時候,就曾經擦身而過,在丈夫小時候拍的照片中,太太曾經在背景中被拍到。電視上介紹那位丈夫說的話──

我和我太太在同一張照片,當我們都還是小小孩的時候,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就連我這個英文很差的人,也可以根據這句譯文中翻英,但在小說或是出版品中,這種翻譯無法過關(我甚至覺得出現在電視上也不合格)。也許是新聞的編譯人員認為反正幾秒鐘就過去了,就按照丈夫說話的順序,把譯文對上去就好。

在翻譯時,經常會遇到把一整個句子打散後重組,再用中文表達出相同意思的情況。當然,因為我舉例的這個句子本身很簡單,在做書籍翻譯的人恐怕很少有人會這樣「直譯」,但當遇到一大段描述時,有時候很容易受到原文的侷限。

有時候我覺得,學校教的翻譯注重的是原則,是基礎,所以,老師會耳提面命地要求準確、精確,是希望幫學生把底子打得很牢固,但實際開始向客戶接案後,就需要在原本牢固的基礎上慢慢學會通融、變通,有時候可能需要適應不同出版社的要求,這或許就像小孩子成長成人,踏上社會後,慢慢變得世故、圓滑的感覺?(好像有點比喻不恰當,沒關係,反正我的比喻很少恰當過)。

PS.本文的標題純屬自我安慰

創作者介紹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禁止留言
  • 籃球丸
  • 「追求譯文和原文一模一樣」真是譯者在冥冥之中的無形枷鎖。
    不曉得何年何月,才能將原文轉化成讀中文的朋友們看得懂,看得通順,
    而且不局限於原文的句型呀(遠目)
  • 丸子,只要堅持,就會越來越順了!!

    綿羊 於 2010/07/03 17:58 回覆

  • avoncolour@yahoo.com.tw
  • 若是碰到MOOK型書籍,它的翻譯字數更是斤斤計較.因為出版社與日本出版社簽訂的版型契約.要求中文版的排版也要和日文版一樣.標題和每個文字段落的寬度也要一樣,所以翻譯出來的中文便有了字數限制.在這樣狀況下,翻譯的新手是無法升任的.翻譯並不是只將外文翻過來自己的語言,還要包含譯者自身的中文程度.不會寫文章的人,絕對很難將整大段文章表達清楚.但是卻可能將商業用短信息類翻得很好.有心從事翻譯的工作者,最好先知道自己的擅長文字類型,再去接案會更有效率.追求譯文和原文一致性,這倒是見仁見智了,早期知名前輩賴明珠在翻譯村上春樹文章時,也不見是逐字翻譯呀....
  • 有字數限制的譯起來就更費心思了(聽說漫畫也一樣)
    我也覺得翻譯自己擅長的類型,不僅翻譯過程愉快,
    呈現的效果也更好~
    但必須有一個摸索的過程,才能知道自己的長處

    綿羊 於 2010/07/03 18:00 回覆

  • VickieH
  • 剛開始翻的時候真的就像編輯說的
    擔心漏了一字一句會不精確,所以拼命全部塞進去(汗)
    (編輯大人,您辛苦了!)
    翻譯做得比較久以後,慢慢瞭解不是一字不差地翻出來就是好
    由衷體認到思果先生說的:「翻譯不是翻譯,而是重寫。」
  • 翻譯靠經驗累積,
    會越來越知道遇到的情況該怎麼處理,
    也瞭解合作對象的要求~
    對吧??

    綿羊 於 2010/07/03 18:03 回覆

  • chuboy
  • 我讀翻譯的時候,老師就強調長句子應該斷句了。當然長句子不一定難讀,不過以符合中文原則的方法去翻譯,讀起來則更谷易。我想這是因為不同語言的人也有其各自的語言邏輯。把日文的語言邏輯直接翻譯為中文,看中文的人就會很煩惱。

    還有,譯文流暢易讀的話,對銷量相信也有點幫助。

    P.S. 小弟是香港人 =P
  • 有時候看到日文中那種一整段的長句,
    看日文時不覺得奇怪,難道是日本人比較氣長,哈哈~~

    綿羊 於 2010/07/03 18:05 回覆

  • 奈梨
  • 不過偶爾會有自以為懂日文的讀者看到沒有翻的字句不差會痛批譯者胡搞的,還說最好是日式中文才符合原意。

    我看了都很想說「啊這麼行就直接看原文咩這麼委屈自己看爛譯文幹啥」,但現在的風氣就是這樣,彷彿出一張嘴挑剔別人才能突顯自己有多行。

    當然對於這種讀者的無聊批評不用放在心上,但我承認我剛開始翻譯的時候會因為這樣難過,因為自己努力想要「中文化」的努力居然遭到曲解是在污蔑原作。只能說太多人把翻譯想得太簡單了吧。
  • 對啊,就像一個人不可能讓每個人都喜歡一樣,
    不可能讓每個人都滿意,
    不過,我覺得之前有一位老師說的很好,
    只要能夠說出這麼翻譯的理由,就是正確的翻譯

    綿羊 於 2010/07/03 18:07 回覆

  • LungZeno
  • 是否逐字「對譯」也是看翻譯什麼種類的文字,軟體使用者介面就有這種需要,否則就會給使用者製造麻煩。

    翻譯資訊密集型的文章也是近乎一字也不能少。雖然如此,使用中文句型還是基本的東西吧。
  • 對,我沒注意到這一塊,
    因為我從來沒接觸過軟體翻譯,
    我大部分都是談書籍的翻譯

    綿羊 於 2010/07/03 18:08 回覆

  • colabier
  • 我的感覺是,每當在翻譯時,讀者的身份會從潛意識中鑽出來。
    這時,得專注並靈敏的在英文語句原意和中文慣用語句之間跳躍。
    那種拆句重新組句後,用讀者身份重讀一遍所產生的"對,就是要這樣說!"的整體通暢快感,真的很美妙.
  • 對啊,
    我有時候覺得原文和譯文會發出不同的"氣場",
    有時候可以感覺到兩種氣場無限接近時,
    就會有你說的那種暢快感!!

    綿羊 於 2010/07/03 18:10 回覆

  • 寶尼馬兒
  • 看來大家一開始翻譯的時候都會這樣呢,
    深怕漏了哪個字沒翻出來,很怕哪個句子不精準。

    當然我也是的。
    直到有一天,不知為何突然想通了(燈泡一閃)
    這不是考試,甚至包括審稿者在內,沒有人在給妳打分數的。
    最重要的,是在於讓閱讀者理解原文的旨趣。
    即便妳每個答案都對了又如何呢,
    如果讀者通篇讀起來不知所云吃力的要命,
    那妳終究還是個不及格的譯者呀。

    於是從此以後,我就變成了一個很混的譯者XD (the end)
  • 哈哈哈,馬兒,看妳的留言內容,看得連連點頭,
    但最後那句...哈哈哈,
    妳太搞笑了~~

    綿羊 於 2010/07/04 16:3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Zohan
  • 最近為了「到底要不要逐句翻譯」這個問題,差點把頭都想破了,因為那是一個放在語言學習網站上的文章,我為了「會不會有讀者覺得若譯文能與原文逐句對照,對他們語言學習會比較有幫助(既使犧牲掉譯文的流暢也沒有關係)的問題」,而寫信去請教該網站的負責人(希望回答不會是:「你放心,根本就不會有人想看你的譯文(冏rz)。」)
    而且最近突然覺得有些固定客戶長久以來一直都沒有「任何意見」(這也可以算「沒消息就是好消息」嗎?),有時候我都不禁好奇想請主管幫我確定一下該客戶是不是還......有爬山的習慣阿?(呼...轉的好硬阿,差點講了不該講的話,好險!)

    話說回來,我覺得有時候我也會不小心落入直譯的陷阱而不自知(尤其是為了求好心切反覆校稿校昏頭的時候)。上次偷偷到綿羊的《新手譯者加油站》裡「偷油」的時後,剛好看到《日文翻譯工作SOP》那篇文章裡的「日文翻譯的建議流程」早就已經提過「翻譯時必須以句子為單位逐句翻譯,不可以採取逐字翻譯的方式,否則容易落入直譯的陷阱。」突然感覺電腦螢幕浮現出綿羊老師不斷丟筆的身影(老師有講你有沒有在聽?有沒有?有沒有?...)
  • 你在電腦前的戲份很足耶,哈哈
    其實,很多東西自己寫了也都忘記了,唉~

    綿羊 於 2010/08/08 22:24 回覆

  • Miule
  • 上一任總統時自己還是學生,現在把當時在作業和報告中寫的譯句拿出來看,感想是
    「這狗屁不通的東西是誰寫的啊!」。在個人的理解下,語言能力和翻譯能力是相關的
    兩個不同技能。

    的確,要把譯文寫得通順,目的語(在此是中文)的熟練程度,影響力會比原語的能力
    還要大。以前當編輯時真的看過有些譯者的文章,是中文文筆很好但原文的理解有誤,
    結果到編輯手上看到的是一篇中文非常通順也符合出版物要求的譯文,偏偏意義卻和
    原文偏離也不像是理解後重寫,在週刊雜誌的時間壓力下也只好硬著頭皮改寫再事後
    通知了。

  • Zohan
  • 在稍微做過一小段時間的翻譯之後,才發現翻譯真的是一件不簡單的事呢,首先至少要有能理解原文的語言能力(要花很多時間學習,並且還要不斷精進),寫出來的譯文也要通順(來綿羊的部落格後,才知道譯書的話,還要依照人物年齡、身分背景的不同,使用選擇不同的用字),有時新的名詞或術語還要發揮一下「創意」,並且具備各種不同的翻譯策略,以及不受各種微網誌、小遊戲誘惑的堅強毅力,並且要能忍受在期限內準時交稿的壓力...
    但最重要的是,知道翻譯的困難與辛苦後,除了對譯者先進們更加尊敬之外,這樣的付出跟待遇會不會差太多了???(淚)
    Ps.因為我有當過一小段時間的自由譯者與上班族,相比之下,譯者付出的時間跟努力可能都超過一般上班族,但待遇卻可能大相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