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868.JPG

得知原本今年要出版的一套書可能延到明年才出版,心情頓時放鬆了不少,於是,決定放自己一個小假(再次證明,翻譯速度隨截稿期而變)。

因為好久沒有痛痛快快地看書了,所以就去逛了一下書店,買了幾本書回來,其中有一本是王安憶的《妹頭》。記得很多年前看過她的《長恨歌》,現在完全想不起那是講什麼故事了,也懶得再去把書找出來看(我在閱讀這件事上,真的很喜新厭舊,尤其是「寵幸」過的書,即使已經忘得精光,很少會再吃「回頭草」,可能老了以後,會願意回頭啃這些舊草吧)。

或許因為《妹頭》描寫的都是上海的故事,所以,作品中用了不少上海話的用法,有些在作品中有特別解釋意思,像是「白烏駒」就是鵝,或是「拉三」,但有些字眼很自然地用了進去,作者也沒特別交代那是什麼意思。比方說,很「咋」的女生、蓋交飯,讀者從前後文的描述中,可以大致猜到那種感覺,但如果不熟悉上海話的人,應該無法深入瞭解那些字眼的精髓。

即使如此,對大部分喜歡王安憶作品的人來說,並沒有影響到閱讀整本書的樂趣。在看一些大陸知名作家的優秀作品時,有時候也會看一些打問號的字眼,但看久了,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了。這種感覺,說起來有點像看日文書,某個字在不同的句子,不同的場合看到後,綜合一下,就可以抓住那個詞彙的意思。

台灣也有侯文詠、張大春等很多優秀作家的作品在大陸也很受歡迎,所以,兩岸作家的作品似乎在兩岸都能夠被接受(這句話寫得有點像繞口令)。

但是,遇到翻譯作品時,似乎接受度就差了很多。之前有聽過不少讀者抱怨,某出版社出的某書一看就知道是對岸譯者的譯稿,看不下去。前幾天,也有一位編輯說,目前正在修一份大陸的譯稿,修改很多。

同樣的,台灣譯者的譯本在大陸推出簡體中文版時,有時候也會因為一些用法的不同受到負面評價(可能還有其他的批評,但我並沒有特別去搜尋這些評價),前幾天也有網友說,他看不太懂台灣的譯本。

是因為作家的表達能力比譯者好,所以作家的作品容易看懂,譯者的譯文就差了十萬八千里?還是因為作家的作品是原創,他愛怎麼寫就怎麼寫,讀者看不懂是你家的事。但譯者是服務業,所以必須讓客戶(讀者)滿意,讀者看不懂,那就是譯者譯得有問題?

或者,還有一種可能。兩岸之間的文字表達固然小有差異,如果只是看對岸作家的作品(同時包括大陸讀者看台灣作家的作品和台灣讀者看大陸作家的作品),還算是「可以彌補的小鴻溝」。但如果是外國的翻譯作品,外國→台灣→大陸,語言背景隔了一大鴻溝加一小鴻溝,結果就變成了「無法逾越的鴻溝」?

因為剛好看了王安憶的書,再加上前幾天網友的留言,讓我很自然地好奇這個問題,並無批評任何人之意(經常要這麼畫蛇添足地寫一筆,是因為像我這麼小咖的部落客,也偶爾會遭有心人士斷章取義地惡搞。真佩服那些熱門部落格的格主,EQ超高!)

創作者介紹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禁止留言
  • bijinluck
  • 王安憶被喻為「海派作家」的傳人,作品書寫都以上海種種為主。
    我好喜歡她的「長恨歌」,尤其是前面那一大段描述閨閣、巷弄、流言等等的散文,寫得太好了。
  • 被前輩這麼一說,我又好想去把"長恨歌"找出來看了(但是好懶喔)

    綿羊 於 2010/06/28 20:19 回覆

  • 黑牛
  • 讀者崇拜作者,不崇拜編輯和譯者,
    所以自然就出現兩種標準囉......

    就像大文豪自創新詞,大家會說他有文采有新意;
    名不見經傳的人創新詞,聯考閱卷老師就扣他分XD
  • 其實,我們自己也會,
    有時候看到作者用了一個詞,
    覺得好像用法不太對,但很快就想,應該是我不知道那種用法,口
    哈哈,超沒志氣的

    綿羊 於 2010/06/28 20:24 回覆

  • geek
  • 翻譯文學真的會製造文化差異
    感覺台灣以及香港的中文書寫近年改變很多
    很可能相當一部分是受到翻譯文學影響
  • 希望是良性的文化交流,
    但至少豐富了不少新的詞彙

    綿羊 於 2010/06/28 20:26 回覆

  • zen
  • 也許有調整
    就我所知 我在大陸寫的文章 編輯都會調整過名詞 符合大陸用法
    我自己是無所謂 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

    但也許有這個可能

    我是覺得 用法差異無所謂 那就好像多一個看世界的切入點
    挺好的
  • 可能要看出版社,
    但聽說也有人特地來買台灣的翻譯書來看,
    可能各人喜歡吧,
    文字這種東西的喜好,本來就很主觀

    綿羊 於 2010/06/28 20:32 回覆

  • 也姓侯的讀者
  • 綿羊姊您好
    無意冒犯,但是.....呃.....侯文詠的「侯」左邊沒有一豎,有一豎的話,就成了等候的「候」了 (十分不好意思,這篇留言似乎與本文關係不大...)
  • 啊啊啊,sorry,sorry,
    我改,我馬上改!!!

    綿羊 於 2010/06/28 21:34 回覆

  • robin
  • 我不屬於台灣或內地任何一個派,兩個地方出的書有時候都有我看不懂的地域性的詞語。就想內地很多人用的『牛』字,我也是搞了很久才懂,我想意思跟台灣用的『屌』字差不多吧(如果我理解沒錯誤的話,就是很厲害的意思吧?就像『很牛』和『很屌』)可是我們這裡的人都不樂意見到第二個字,因為粗話有這個『關鍵字』在裡面,這一個字也可以成為一句粗話(在廣東話和我家鄉的話中,說粗話的人都常說這個,而它的侮辱性也是最強的)。
    對我來說,最難懂的,地域差異性對大的書其實是香港出的用廣東話口語寫出來的書。我看的時候要經常讀出來才看得懂,而不會廣東話的人根本不會看懂,而很多字都是廣東話才用的新字,也有些比較在普通話裡比較少用的字,在廣東話裡就成了常用口語字眼。
    在香港,老師都要學生寫中文作文時小心不要出現口語或英文,會扣分的。
    雖然每種語言,包括方言都有書面語跟口語之分,但在我的小腦袋裡,我覺得兩者分別最大的就是廣東話了,完全是兩回事。(其實我的鄉下話也是,基本上書面語是很難說出來。我這個土生土長的人都不能完全把書面語讀出來,而我也懷疑能做到的有多少人,因為書面語讀出來太難聽了!)
  • 你說的那個台灣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某歌手常掛在嘴裡的關係,
    所以也變成了流行語(?)但我也沒辦法適應,
    廣東話是方言,和台語一樣,
    好像方言都有說起來容易,用文字表達就有點難度的問題?

    綿羊 於 2010/06/29 12:29 回覆

  • Viola
  • 我是單純的讀者,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兩種標準,
    我不太喜歡王安憶, 不過在讀大陸某些作家的書時, 如果內容場景是現代, 那些大陸用詞就會被我視為"異國感", 如果場景是古代, 本來兩岸用詞差異性就會少多了, 如果看到了, 我還是會有怪異的感覺. 不喜歡.
    至於翻譯的書, 如果是大陸的作品, 就會給我很怪異的感覺, 就是異國文字又被翻成另一種異國味, 感覺上就極怪異....
  • 閱讀真的是很主觀的一件事,
    不喜歡的文字,即使故事情節再怎麼吸引人,
    也覺得看得不過癮(或者根本沒耐心續看下去)

    綿羊 於 2010/06/30 13:28 回覆

  • Zohan
  • 這也就是我一直以來的疑惑之一耶~
    原來香港電影是要用廣東話念出來才會懂,難怪我以前看周星馳電影的字幕有些字像「点解」、「冇」、「嘅」、「嘢」等都看不懂,但看香港的蘋果日報(普通話)就比較沒問題。
    感謝兩位前輩解決小弟多年來的疑惑

    P.s.聽說「今晚打老虎」用廣東話說的話會很像法文的問候語,那如果聽得懂廣東話的話看周星馳的電影笑點應該會更多吧 :D
    再P.s.當初Facebook在中文化時,也發生過一段小插曲,一開始只有中文(繁體)、中文(簡體)兩種,一開始中文(繁體)的台灣與香港譯者還能和平共處,但後來還是因為兩邊用語的差異,只好分為現在所看到的中文(台灣)、中文(香港)以及中文(簡體)
  • robin
  • Zohan,hello.
    『点解」是『為什麼』的意思,「冇」就是『沒有』、「嘅」是語氣助詞或是『的』的意思、「嘢」有很多意思,看你放在哪裡。例如『你呢只嘢』就是『你這傢伙』的意思。
    有時候,香港的電影字幕會用口語寫,對於不懂廣東話的人來說,這些字幕看起來就沒有用了吧?就像我看不懂台語拼音啊,如果字幕出現了這些拼音,真的是聽又聽不懂,字幕也看不懂了。

    P.s.香港的蘋果日報在學校中是不被推薦學生看的報紙哦,因為內容不太健康(因為娛樂版的內容有些譁眾取寵,youtube 上的蘋果新聞,很多人都說是假的=-=),有時候用的語言也不好,老師都怕學生學了裡面的用詞。
    我也覺得倒是明報比較好看。
    學校幫學生訂報紙都是訂明報或經濟日報。
    香港的報紙在正經的新聞用詞上其實都差不多。倒是有些專欄用口語寫的。
    現在有了網絡新聞跟免費報紙,港幣5、6塊的報紙也沒有那麼多人買了。
    (5塊錢只買報紙,6塊錢有包紙巾。到底是5還是6都是每個賣報紙的地方自己決定。)
    你們買報紙會送紙巾嗎?
  • 有免費報,但買報沒送紙巾

    綿羊 於 2010/07/08 19:33 回覆

  • hagar
  • Zohan,

    香港電影的中文字幕,比較適合給星馬的觀眾看(我們那裏懂廣東話的人不少),所以在台灣電視上看到一樣的口語化粵語字幕,也想當錯愕-台灣人看得懂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