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895.JPG

這幾天又在思考譯註的問題。

之前和幾位編輯和譯者朋友在聊天時,發現有些出版社比較喜歡譯註詳細一點,為讀者提供貼心(?)的服務,也有的出版社並不喜歡譯註,尤其是對於小說類的作品,認為譯註能免則免,非要譯註,也應該設法融入譯文中。

但之前也曾經有讀者反應,並不喜歡譯註,不光是因為影響閱讀流暢(這個問題,似乎可以藉由把譯註放在頁末加以解決),而是認為書中增加那麼多譯註,簡直是看不起讀者的閱讀能力。

這感覺就像吃螃蟹,有人喜歡自己剝螃蟹,覺得自己剝殼吃到的肉才香;但也有人喜歡別人剝好螃蟹肉,覺得這樣省事。這種感覺可能和讀者看到譯註的感覺差不多吧。

在翻譯的時候,要力求做到等效翻譯──譯文對中文讀者所產生的效果,應該與原文對原文讀者的效果相同,在寫譯註的時候,是否也可以考慮用這種方式呢?

比方說,當原文中談到一些日本文化中特有的人、事,比方說,日本的合掌造建築(因為剛好在寫這個譯註)、北大路魯山人(日本藝術家)這些內容,大部分日本讀者或許一看就知道是什麼,但對中文讀者來說,如果不解釋一下,或許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進而會影響對原文的理解。

就好像我們經常以「林志玲」作為美女的象徵,但外國人並不知道「林志玲」這個名字代表的是什麼,如果中文的小說中出現類似「她是法律界的林志玲」之類的比喻,或許就要加一下譯註,否則會影響對整體內容的理解,誤以為「林志玲」是殺手的代名詞之類的,哇哈哈。

那麼,如果提到日本以外的其他國家的事,比方說,歐洲的知名畫家之類的,是否就可以不寫譯註?梵谷、畢卡索之類的大家都知道,當然不必加譯註,但其他名畫家(或許對畫畫不熟的人不太瞭解),是否可以考慮不必寫譯註呢?因為既然原文中也沒有特地解釋這個畫家的其他資訊,譯文是不是也不必畫蛇添足?(當然,為了避免畫家的名字有不同的譯法,或許可以附上原文)

其實回想起來,我們在看中文創作的小說時,也不是對文中的每個字眼都知道,真正有興趣時,就會自己去查資料,這也是一種閱讀樂趣,不是嗎?

ps.文章的標題好像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禁止留言
  • 寶尼馬兒
  • 記得之前在綿羊相近的主題討論裡,
    我就曾經抱怨過近年出版物的譯註氾濫一事,
    在此急急聲明我可不是反譯註派唷(是說也沒人在乎你的聲明吧&有這一派嗎XD)

    譬如說李永熾老師翻譯的川端康成,就經常都是滿滿的譯註,
    努力說明著原文中"難以轉譯"的詞句與情境,
    那些譯註讀來真是令人興味盎然。

    不過就像綿羊說的,倘若連梵谷畢卡索都要加跓,恐怕就太過了。

    總之一句,分寸需要拿捏啊。
    不過這事兒有時也像父子騎驢,很能體會綿羊的為難。(頷首頷首)
  • 哈哈,從今天開始有這一派了,妳是幫主(講派主好像怪怪的)
    你說李永熾老師的譯註,也引起了我的興趣,有機會也想看
    (是"山之音"嗎?我在博客來查到這本)

    綿羊 於 2010/06/07 11:26 回覆

  • FAL
  • 以我翻譯漫畫的經驗,
    在雙關語、冷笑話等方面若用譯註可會省事得多XD
    但除非真的難以轉換,
    我還是會想辦法改成中文的雙關語、冷笑話。
    翻譯漫畫有一個與翻譯純文字絕對的不同之處,
    就在於要配合<畫>。
    嚴重時甚至碰到接龍的笑點,
    其中一句話是看到畫面上的某物品才說出來,
    那時不但要想接龍,還得配合該物品,
    有時想幾個字就要花上大半天的時間....
  • 對,對,漫畫的字數又少,想轉也很難轉,
    真的很耗腦細胞

    綿羊 於 2010/06/07 20:41 回覆

  • 悄悄話
  • VickieH
  • 翻譯工作有很多分寸都需要拿捏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才更有挑戰性.....
  • 對啊,有時候在考慮取捨時,就覺得自己做了很大的決定
    (但別人沒辦法瞭解我們有這麼多心理戲)

    綿羊 於 2010/06/09 12:46 回覆

  • 三十五
  • 我是喜歡譯注的閱讀者!

    雖然就中文創作來說,不知道的字眼可以查找,似乎是可行的方法;但翻譯作品,要用這種方式去查找,我的困難點仍就要回歸到語言隔閡!

    舉個例來說,棒球盤這個玩具,在有限的中文資源下可能很難找到完整的圖示與定義!

    不過話又說回來,現在台灣的環境充斥許多日本的資訊,棒球盤這個玩具,我最後在烏龍派出所的卡通裡看到了。(原來這就是棒球盤阿~)

    我覺得譯註妨礙閱讀連貫,可以用排版的方式干涉到最小;但欠卻譯註妨礙閱讀理解的連貫,才將真正阻斷閱讀小說的連貫性!
  • 我沒有完全排除譯註啦,
    只是在摸索哪種程度的譯註叫剛剛好

    綿羊 於 2010/06/09 23:30 回覆

  • 寶尼馬兒
  • 回綿羊:

    剛剛跑去博客來查了一下,
    當初讀的好像不是這個版本,忘了是遠景還是哪家出版社的....
    不過譯者一樣的話,增減應該不多吧。

    記得以前家裡有好幾本川端康成的書,
    多年來整理整頓加上搬家,都不知流落到哪裡去了。
    不瞞你說在你這兒寫了留言後,一時興起我又跑去拍賣網埋頭找二手書,
    想想自己真是不知所為何來,丟了再買買了又丟,這是在促進商品流動嗎XD
  • 喔,這叫振興經濟!!
    國家的經濟就是靠大家這樣撐起來的
    啊,我在露天拍賣有看到遠景版的!!

    綿羊 於 2010/06/09 23:27 回覆

  • Herblay
  • 我是覺得如果因為原文故意採取隱晦的寫法
    因而需要向讀者做許多解釋
    那不如在翻完之後寫篇專文討論翻譯過程中的種種考量
    比較乾脆
    也不會讓讀者在閱讀時感到一直被譯註打斷...
  • 這固然也是一種方法,
    但其實現在大部分譯註放在頁末,
    似乎既不會打斷閱讀,也可以讓喜歡看譯註的讀者(?)滿足~~

    綿羊 於 2010/06/23 20: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