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毛.jpg

(轉載自博客來網站)

大阪天守閣聳立在五月的晴空下,呈現出更明顯的對比。這一天,近畿商事在大阪總公司七樓的禮堂內舉行股東大會。

在十點的股東大會召開之前,被稱為「特殊股東」的職業股東以及公司動員的員工混在一般股東內,總共約三百個人早早就坐滿了會場內的摺疊鋼管椅。正面講台上,董事長率領的十八位常務董事會成員的董事分成兩、三排坐在左側,二十位非常務董事和兼任部長職務的特聘董事也分成兩、三排坐在右側。

十點一到,大門一三看向坐在講台右側董事座位上巡視會場的總務部長,用眼神問他:「可以了嗎?」總務部長一臉緊張地用眼神回禮表示:「請開始吧!」
大門手拿著資料站了起來,儘可能以充滿自信的步伐緩慢走向中央的議長席。他油亮的臉上泛著紅光,之所以會忍不住加快腳步,是因為擔任股東大會的議長令他緊張不已。他表面上看起來自信滿滿,但股東大會上常常會有人針對公司不想提及的弱點和醜事進行質詢,因此,無論經歷過多少次股東大會,他還是無法適應。雖然總務部事先與那些支持公司、協助推動議事順利進行的公司派股東進行了詳細討論,向他保證股東大會絕對沒有問題,但他內心還是感到不安。

大門站在議長席,用力深呼吸後,環視會場。
「感謝各位今天在百忙之中撥冗出席本次股東大會。我宣佈,近畿商事股份有限公司第四十六屆定期股東會現在開始。根據公司章程規定,由董事長大門一三我擔任議長。」

他一口氣照本宣科地說完後,會場響起熱烈的掌聲。那是公司方面僱用的職業股東和公司員工為了造勢而鼓掌。
掌聲平息後,大門在演講台上翻開資料。雖說美其名為議長推動議事進行的資料,但其實應該稱為股東會的「劇本」。目前大門視線所及的地方,用他戴上老花眼鏡時可以看得很清楚的放大楷體字,一字一句地寫著他剛才的開幕詞,簡直和劇本沒什麼兩樣。下一行還寫著「在此鼓掌」的註。
大門緩緩地翻了一頁。

「現在向各位報告今天股東會的出席情況。今天總共有三百零二位股東親自出席,持股數為二十四萬九千二百八十八股,有三萬一千兩百零一名股東交付委託書,持股數為兩億五千七百八十九萬兩千五百股,總計股東人數為三萬一千五百零三名,持股數為兩億五千八百一十四萬一千七百八十八股,超過總發行股四億兩千兩百零一萬股的半數,今天的股東會符合相關法令、法規的規定。」

他用比剛才更洪亮的聲音宣佈股東會的合法性後,出席股東會的所有股東同時鼓掌。大門油光滿面的臉看向會場後,瞄了一眼手錶,愛彼錶指向十點零二分三十秒。股東會越快結束越好。

「接下來,由我向各位報告下半年度業務活動的概要。」
大門說完之後,在劇本上寫的「五分鐘」時間內報告了世界經濟、國內經濟的一般概況,和隨著經濟高度成長得以迅速提升的公司業績,以及受到矚目的海外開發案,展現近畿商事的實力。為了避免有人扯後腿,他停頓一秒後,立刻進入關鍵的決議事項。

「現在進行決議事項的審議。首先是第一號議案,通過第四十六期年度決算財務報表──
原本安靜的會場騷動起來,大門充耳不聞,邀請在股東通過之前,必須先行發表意見的監察人發言。

三位監察人中的其中一位站了起來。
「我是監察人中林守之助,我們三名監察人仔細調查近畿商事向董事會提出的第四十六期營業報告書、資產負債表和損益表後,認為完全合法、正確和妥當,在此簡單地向各位報告。」

頭頂稀疏的中林監察人用裝模作樣的聲音發言後,大門打算就此通過。

「議長!我有疑問!」
坐在會場中間一個衣著花稍的男子突然舉起手。這個職業股東是熟面孔,他專門去各家公司的股東大會露臉五、六分鐘,提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臨走時向公司勒索車馬費。大門並不在意,劇本在中林監察人發言的最後部分寫著「五號率先表示同意、同意」的註解。

 

五號代表的不是職業股東,而是公司的顧問律師。大門正煩躁地思忖他不知道在磨蹭什麼時,律師猛然站了起來。
「議長,我們已經仔細看了手上的資料,充分瞭解了近畿商事的決算內容,請進行下一個議事!」
雖然他表示同意的時機稍微落後,但不愧是律師,有條不紊地發言後,公司收買的職業股東在會場內附和。

「沒有異議!」
「議長,請進行下一個議事!下一個!」
大門立刻說:
「感謝各位!多數贊成通過第一個決議事項。接下來討論第二個決議事項,也就是董事的任命。以下十七位董事在本年度末任期將屆滿。」

他從第二把交椅的里井開始,報出了纖維部門的一丸、金子,鋼鐵部門的堂本、財務部門的寶田、石化部門的赤澤、糧食部門的麥野,以及美國近畿商事的壹岐、歐洲近畿商事的峰等人的名字。峰沒有回國。壹岐奉大門董事長之命回國,在五天前的董事會上,已經內定他將接任東京總公司海外事業統籌總部的總部長,並升為專務董事。今天的股東大會上,他也坐在里井正後方的第二排座位。
「以上十七名任期屆滿後,將重新任命董事──

大門的話音未落,極其配合的職業股東立刻叫了起來。
「董事任命問題全權交由議長處理!」
「沒有異議!」
「感謝各位股東的信任,以下是新的任命案。里井達也、一丸松次郎、金子利夫……壹岐正、峰淳二等十四位繼續留任。麥野久三、山岡忠雄……以上四位退任。桶山勉、青山七郎……等四位新任董事,各位股東既然沒有異議,就請四位新任命的董事上台發表就任致詞。」
大門說完,坐在右側最前排,終於成功擠入董事行列,在緊張中難掩興奮的四名董事準備致詞。

「議長!在新任董事致詞之前,我對這次留任的壹岐董事有異議。」
出其不意的異議讓大門嚇了一跳,但他還是照樣宣佈:
「現在由剛才議長任命的新董事致詞。」
「我是這次有幸獲選為新任董事的桶口勉,我將牢記這分榮幸,不遺餘力地投入工作,絕不辜負各位股東的期待──
木材部門的桶口用激動的聲音談論著對未來的抱負。

「新任董事致詞等一下再說!先請議長回答有關壹岐正先生的黑函問題!」
坐在股東最前排的新面孔職業股東甩著一張薄薄宣傳單,咄咄逼人地叫囂。
「閉嘴,年輕人!如果想勒索錢,滾出去!」
公司收買的職業股東發現意外的闖入者擾亂秩序,不禁慌了手腳,紛紛大聲阻止這名三十出頭的職業股東的發言。總務部的幾名工作人員也衝到他身旁安撫他。

「什麼?去小房間好好談?難道壹岐正的人事這麼見不得人嗎?」
他故意大聲嚷嚷。
「議長,請你回答知不知道有這份黑函!」
他幾乎撲到大門面前問。大門板著臉,不想隨之起舞。

「我完全不知道。」
「你整天沉迷於女色,才會被從西伯利亞回來的紅蘿蔔矇騙。既然你不知道,我就唸給你聽。壹岐正被拘禁在西伯利亞期間,就和蘇聯駐日大使館的約瑟夫參事官有密切往來,不僅洩露企業機密,更藉由做假帳向蘇聯共產黨捐款──
「議長!這種黑函和今天的股東會沒有任何關係,請繼續進行議事!」

公司的顧問律師搶先發言打斷了他的話,公司收買的職業股東也把打算繼續唸黑函的新職業股東轟了出去。會場一片騷動,只能暫時中斷議事。
坐在台上的壹岐好像在隔岸觀火般,一臉平靜地旁觀著,內心卻很複雜。他從西伯利亞歸來這件事引起無中生有的中傷始終揮之不去,但成為股東大會的問題實在太不自然了。壹岐聽著大門叫著:「安靜!安靜!」平靜會場氣氛的聲音,觀察著前排的里井。里井正在和鄰座的一丸竊竊私語,面對眼前意想不到的騷動,露出既像是蹙眉、又像是冷笑的表情。

如果論字排輩,壹岐超越五名資歷比他久的常董,躍升為專務一事,在董事之間引起了強烈的反彈。副董事長里井還四處煽風點火,說什麼異例拔擢從公司基層爬上來的人,才能提升整家公司的士氣,否則往往會造成反效果。壹岐直覺地在被帶出場外的職業股東身上感受到里井的黑影。

會場終於安靜下來,新上任的董事致詞完畢後,最後通過了對於退休董事的退休金和慰勞金的第三項決議事項後,股東大會終於落幕了。
大門看了一眼手錶,十點三十七分──平時只要十五分鐘到二十分鐘就可以結束的股東大會居然開了三十五分鐘,恐怕成為日後的不良示範。大門極其不悅地走下議長席。

股東大會結束後,立刻召開了董事會。三十八名續任或新任的董事一臉緊張地面向董事長、副董事長和專務坐的主桌,排成ㄇ字形,由董事長正式公佈各董事負責的部門。即使同樣擔任董事,或是常務、專務的職務,負責的部門不同,身為董事的分量不同,更關係到未來的升遷,難免幾家歡樂幾家愁,每個人臉上都露出複雜的表情。

大門董事長宣佈完人事任命後,環視在場所有的董事,接著瞪視負責總務部門的董事兼總務部長,大聲斥責說:
「今天的股東會是怎麼回事?你處理不當,害我這個議長顏面盡失!」

總務部長緊繃著臉說:
「萬分抱歉,我事先已經和島村律師與加藤先生充分溝通,假設了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並考慮了因應的方案,推動議事順利進行。完全沒想到那個人會拿壹岐專務在西伯利亞時代的事做文章。壹岐專務,給您添了麻煩,我對此深感抱歉。」

總務部長在所有人面前滿頭大汗地道歉,但大門怒氣未消。
「壹岐坐在後面,問題還不大。他說我沉迷女色,所以不知道有這種黑函,簡直讓我丟盡了臉。加藤事先沒有告訴你有剛才那份黑函的事嗎?」
加藤是公司僱用的職業股東集團的老大。

「剛才我馬上向加藤打聽了情況,他說那是為了今天的股東會臨時製作的粗糙文宣,可能是那個人想打響身為職業股東的名號玩弄的手法。」
一旦打響身為職業股東的名號,就可以順利向其他企業勒索更多酬金或是封口費。

「如果剛才那個職業股東只是想打響自己的名號,那麼糾纏不清似乎有點不太自然。我認為他有其他目的,不知道有沒有這個可能?」
以前就對壹岐表現出善意、負責纖維業務的金子專務插嘴問,里井副董事長戴著無框眼鏡的雙眼一亮。
「言之有理,通常職業股東不會在股東會上為這種事發言。壹岐,你和當初一起被拘禁在西伯利亞的人之間是否有什麼私怨?」
他心懷不軌地向壹岐投以冷漠的視線。

「不,我可以充滿自信地說,絕對沒有這種事。」
壹岐用平靜的口吻回答,里井一臉掃興,董事會頓時陷入尷尬的氣氛。里井敏銳地察覺到會議的氣氛說:
「壹岐,姑且不論這件事的真假,但今天的股東會因為你的問題引起了軒然大波,如果以後再發生這種事,不僅會造成擔任議長的大門董事長的困擾,也會給公司整體帶來不良影響。即使你認為問心無愧,今後也要特別小心謹慎。」

里井故意在所有董事面前,用在公司內位於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副董事長的嚴厲口吻,對超越其他五位常董成為專務的壹岐說道。
然而,壹岐對里井的話充耳不聞,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里井的臉上頓時露出尷尬的表情,角田常董和其他對里井察言觀色的董事都顯得不知所措,不知道該看哪裡。董事會的氣氛比剛才更僵了。

坐在正面的大門不悅地說:
「事到如今,多說也無益。以後輿論會更嚴苛,大家都要潔身自愛。」
然後,就宣佈散會。

當董事紛紛起身走出會議室時,大門叫住了壹岐。里井瞥了他們一眼後走了出去。大門用銳利的眼神看著壹岐,似乎不願放過他表情的絲毫變化。
「壹岐,我剛才看了那份黑函,應該都是無中生有吧?」
「剛才總務部長已經給我看了,所有內容都是憑空杜撰的。董事長為什麼要特地向我確認?」

壹岐反問董事長的想法。
「不瞞你說,我這次升你為專務,是包括這件事在內,經過充分考慮後所做的決定。你知道最後促使我決定的理由是什麼嗎?」
「完全不得而知。」
壹岐回答。大門說:
「壹岐,我覺得如果是你,即使被你欺騙我也心甘情願。」
「我期騙您?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壹岐啞然不語。

「壹岐,專務並不只是比常董高一級而已,我用你比較容易理解的方式來解釋。以前我聽說陸大畢業的軍人通常都可以升到中將,但要從中將升到大將很困難。企業也一樣,常董相當於中將,專務相當於準大將,日後有可能成為董事長。」
「經過董事長的解釋,我更加感受到肩上的重任。我當初連資產負債表都看不懂,也完全不懂生意經,我能夠有今天,全靠董事長的體諒和提拔。」
壹岐端正姿勢說。

「是啊!在企業這個戰場並肩作戰的戰士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變成敵人,你和里井就是最好的例子。十幾年前,里井一再懇求我把你調到航空部,他應該作夢都沒有想到你這麼快就超越其他董事,成為公司的第三把交椅。」
「第三把交椅?我在專務中只是敬陪末席而已。」

「的確還有里井、一丸副董事長和四名前輩專務在你之上,但海外統籌總部一手掌握了海外各分公司的人事和業務,是貿易公司內的中樞部門。雖然論進公司的資歷,你算是末席專務,但實質上卻是僅次於里井的第三把交椅。用媒體的話來說,你是下任董事長最有力的人選。和我的距離越近,或許會出現一些以前從來沒有想過的念頭;男人越有實力,野心也就越大。」

「我很清楚,想要做自己想做的工作,就必須掌握更大的權限,但董事長是組織的統率,也是組織的象徵,以軍隊來說,就是軍中司令。我在軍中始終擔任參謀一職,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沒有身為統率者的能力。希望能夠和之前一樣,讓我扮演輔佐董事長的角色。」
壹岐真情流露地說。

「嗯,我就知道你是這種人。」
大門點點頭,對壹岐建立了新的信賴。雖然大門嘴上說「即使被你欺騙我也心甘情願」,但其實是擔心壹岐的潛力無限,藉由這種方式讓壹岐再度對他宣誓忠誠。

創作者介紹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