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MG4718.JPG  

譯者很像是演員(當然不是說譯者都是男的俊,女的美啦),但我說的並不是譯者在翻譯過程中揣摩角色,經常一個人在電腦前手舞足蹈地「演」起來的角色扮演,而是說,譯者就像是作者的「本土語言」代言人,作者想說什麼,我們就用中文幫他說出來(想像一下,作者用外文在電腦上打出他的作品。譯者就像在「扮演」作者,只是我們電腦打出來的是中文)。

最高的境界,當然是能夠用中文百分之百地「演繹」出作者用其他語言所寫的內容。因此,越能夠滲透進入作者的靈魂,這個「作者上身」的角色扮演得就越成功。

以前,曾經看到有人談翻譯時,說譯者最好當一個隱形人,應該完全抹殺自我。能夠做到這個境界當然是很好,就像演員,如果演什麼,像什麼,就被認為是好演員。但問題是,人真的能夠抹殺自己嗎?

就好像妮可.基嫚演《冷山》時,雖然外形幾乎不像她,也許說話的感覺也不像平時的她,即使妮可已經完全融入了那個角色,但這還是妮可.基嫚演的角色。

再舉一個例子,湯姆.漢克演的阿甘深植人心,大家都說他演活了阿甘,湯姆.漢克也因此得了獎(我記得好像有得吧)。他的精湛演技或許可以讓我們忘了他是湯姆.漢克,然而,他的外形、說話等屬於「湯姆.漢克」的要素或許可以抑制到最低,但並不能完全抹殺。

如果換一個人,比方說,如果是羅賓.威廉斯(就是演《野蠻遊戲》,下一下棋,有很多野獸跑出來那一部的)來演阿甘,應該會和湯姆.漢克版的阿甘有不同的味道,但憑羅賓的演技,應該也可以演活阿甘(雖然如果我是導演,很想讓喬治.克魯尼來演,不過,他一副聰明相,演阿甘有點太勉強他)。

兩個不同的演員詮釋同一個角色時會有不同的感覺,但如果可以表現出角色的精髓,不就是好演員嗎?也許演員會努力接近角色的說話方式、習慣動作,甚至因為入戲太深,導致情緒走不出來……,但是,還是無法徹底消除原本屬於演員的要素。

演員在扮演某個角色很像譯者詮釋作家的作品。演員在演某個角色時,應該盡可能消除自我的因素,但也不可諱言,有些演員本身的特色(也許外形、身高或是說話的口音等等)會給角色有加分作用。譯者個人本身的要素(比方說,擅長的文體等),有時候不也可以給作品帶來加分效果嗎?為什麼非抹殺自己不可?

況且,既然我們不可能抹殺自我,譯者為什麼不可以像演員一樣,只要能夠演活這個角色(這個角色指作者),把握角色的精髓就算是成功的翻譯呢?

之前,在網路上看到一篇余華談到他對於自己作品被翻譯成外文的看法,雖然他知道在翻譯成外文時,不可避免地會失去某些中國地道的特色,但他透過那些外文的評論,發現讀者都讀到了他想表達的東西。我覺得既然達到了作家想要表達的想法,就是成功的翻譯。

所以,也許翻譯時,並不需要抹殺自己(反正也做不到),而是根據作品調整自己,讓自己配合作品的感覺,就可以稱為「理想代言人」(因為翻譯永遠沒有「最佳」,所以沒有用「最佳代言人」)。

我想通了,終於不必再為自己無法幹掉自己(抹殺自己)而有挫折感了。

創作者介紹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禁止留言
  • 小工
  • 說到湯姆漢克,他近幾年演過一部美國花花公子國會議員拯救某恐怖份子國家的電影,怎麼看怎麼不像中年好色男,可見演技很重要,外型和個性也很重要,所以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不喜歡接太艱深的書,因為我是沒什麼思想的人,要我翻理論,(抹)殺了我也沒用啊!
  • 是啊,戲選對演員可以加分(我喜歡的克魯尼其實還蠻那個角色的),
    書選對譯者也有加分作用啊~~

    綿羊 於 2010/01/25 22:12 回覆

  • Gin
  • 大學的時候跟韓國朋友合作翻譯,故事情節中有些打鬥的場面,我們兩個說不通的時候就會開始「手舞足蹈」利用肢體動作讓我了解來龍去脈,呵呵。
  • 翻譯時,
    腦袋裡就像有電影上演一樣,
    很好玩~~

    綿羊 於 2010/01/26 11:17 回覆

  • 羔羊
  • 之前心裡有感,動筆寫了一篇題為「一定要跨界嗎?」的文章,不過,一直沒寫完。
    我心裡的疑惑其實跟綿羊的很像,我真心不認為有萬能的譯者。
    雖然語種類似,但譯者的學經歷、背景、性格,其實都會影響到譯作的呈現。
    有些書種,即便用盡了全力,也許也只能做到作者所要表達的七八成。
    不能說做得不好,但頂多也就是中規中矩。
    但換個譯者,也許就行雲流水的多。
    不單與翻譯的功力有關,很多時候,適不適合也是關鍵。

    不過,身為小菜鳥,沒有挑書的權力。
    而且,也許就是要經過一些碰撞與擠壓,
    菜鳥才能漸漸看清楚自己該朝哪拍拍翅膀吧。
  • 我在翻有些作家的作品時,
    可以感受到文字以外想要傳達的東西(當然,也許只是我一廂情願地認為我感受到了),
    這種時候,就覺得也許我抓到了作者的精神,
    翻譯起來也很有自信

    就像羔羊說的,譯者的個人因素的確會對作品呈現有影響,
    假設有一本內容涉及伊斯蘭教的書,
    即使譯者自己研讀之後,
    也不會比原本就是伊斯蘭教的人在翻譯時把握得更精確
    (因為我剛翻到一句"真主,保佑",所以才到伊斯蘭教的例子,哈~~)

    綿羊 於 2010/01/26 15:54 回覆

  • doggydoggy
  • 余華啊!我很喜歡的作家,噢!說了無聊話∼
  • Zohan Hsieh
  • 這讓我想到:
    某些演員就是擅長某方面的演出,以NONO為例,他的臉就算不做任何表情都可以讓人家噴飯了,那如果叫他不要搞笑,反而叫他揣摩電影《色,戒》裡梁朝偉的角色,就算他想盡辦法擺脫觀眾對他的刻版印象,觀眾看到他的臉還是會「撲ㄘ」低笑出來。
    既然譯者無法做到完全抹殺自己,那如果可以善用個人獨特的魅力,走出屬於自己的風格,對作品及讀者何嘗不是一大貢獻?
  • 哈哈哈,光是想到NONO演色戒,我就在電腦前笑翻啦~~

    綿羊 於 2010/02/03 09: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