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MG5341.JPG

我去政大旁聽的那堂課沒有期中考、期末考,老師要求學生把上課的內容用自己的方式譯出來,還要寫一份學期總結報告。

上個學期末時,我曾經煩惱,我要不要交報告、交作業?問了幾個朋友,朋友說,老師要同學交作業和報告,目的在於瞭解學生一個學期下來的學習情況,幫學生打分數。我不需要老師打分數,去旁聽老師的課,還要給老師添麻煩(寫作業浪費老師批改時間),實在太沒人性了。

原本我只是覺得上課寫作業,是對老師的尊重,但朋友這麼說似乎也有道理。所以,我決定不交作業,但寫一份學期心得,公佈在部落格上,既不會造成老師的負擔,我的心意也到了。如果老師剛好晃到部落格,就兩全齊美啦~。

我上的這位老師的課有一個很大的特色,就是老師很歡迎同學提出不同的見解,大家在課堂上發表不同的意見,既活潑了氣氛,又激盪了大家的翻譯腦力,更讓學生瞭解到翻譯的變化。

這一堂課,讓我收穫最多的,就是再次深刻體會到,同一個句子,不同的人的確會解讀出不同的意思。有時候,老師會針對某一個句子,問幾位日本交換學生的意見,結果經常會發生「意見分歧」的情況。

記得以前在哪一本翻譯理論書上,看到日本《源氏物語》的譯者(把古文的《源氏》譯成現代文)曾經提過,她在翻譯過程中,遇到一些可以同時解讀成兩種意思的句子,就去請教學者,結果不同的學者給了她不同的意見。但是,作為譯者有些時候必須從二擇一,不允許有模糊的空間,往往會根據前後文的內容,選擇一個認為作者想要表達的意思,因此,譯者能不能「深入」作者的靈魂就十分重要(順便提一下,結果那位日本譯者的譯文,被不同意見的學者「指教」了)。

一本書由不同的譯者來翻譯(這裡說的「不同的譯者」,是指翻譯功力相當的譯者),真的會因為不同的解讀譯出不一樣的感覺,譯者對一本翻譯作品的好壞也起了相當重要的作用。所以,這讓我更加小心謹慎地對待自己經手的每一部作品,這應該是我最大,也是最重要的收穫了。

        *           *           *

差不多就這些內容了,才寫這麼寥寥數行,如果要老師打分數,一定會被當掉吧。

創作者介紹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留言列表 (22)

禁止留言
  • Ginger
  • 上課

    原來綿羊你也去政大旁聽翻譯的課程,真是吾道不孤啊,很高興。
  • 你是韓文譯者的GIN嗎?
    其實政大和台大都離我家近,
    但之前被台大的一位日籍老師婉拒過,
    所以就轉攻政大了

    綿羊 於 2009/12/21 11:53 回覆

  • Ginger
  • 我是英文譯者Ginger,之前有在旁邊的七嘴八舌發表過旁聽的問題,我是去東吳旁聽,不過我發現台大有些法律翻譯和財經英文也很好,以後有空希望可以去旁聽。
  • 喔,我搞錯了,你就是之前在七嘴八舌裡介紹去旁聽的譯者~

    綿羊 於 2009/12/21 13:12 回覆

  • 路人甲
  • (綿羊大人好)
    這照片好漂亮哦~好漂亮哦
    (我想到以前有一次晚上去台大想旁聽法文初級課,也被拒絕了T-T)
  • 原來我們同病相憐,哈~~
    之前有一位台大外系的教授,
    聽了的"遭遇",說可以幫我去"打招呼",
    後來,他去當官了,更不好意思去打擾他了

    綿羊 於 2009/12/21 13:18 回覆

  • zen
  • 古代經典一律都有多意性的問題
    像論語老子莊子聖經 通通有
    也許是古代的文字少 一個字常得做為許多意思
    而當時的人都知道其正確用法吧?

    但到了後來 每個文字都有太多意思 且都言之成理
    就麻煩了

    有文法可依循的西方作品都如此了
    中日文世界更是模糊的模糊了

    我的想法是 這些解讀都對 只要言之成理
    不光是誤讀而已
    而是古代人大概也想盡可能的讓一個文句能藏有很多意思
    誰說一句話就只能有一個意思
    那是填鴨考試的要求正確標準答案思考邏輯吧

    只是 對於譯者來說就是大考驗了
    但是 我覺得如果是經典 花些譯著標出其他解讀的說法是可行的
    至於解釋自己為何使用某一種而非另一種 我想就不必了






  • 日文特有的表達方式,
    有時候甚至會搞不清楚是誰說的話,
    就需要從前後去判讀,
    有時候稍一閃失,就會誤會
    當然,我們現在遇到的作品,還稱不上是古代經典
    往往不太允許同時並列兩種譯法
    這只是我的淺見啦

    綿羊 於 2009/12/22 13:17 回覆

  • 薄っぺらな嘘
  • 有機會也想去旁聽,只是不曉得要寫怎麼樣的信件給老師Orz
  • 為什麼要寫信?
    我成功的這一次是查到老師的研究室電話,
    直接打電話去問的,
    上次失敗的時候,
    是直接在老師上課前,在教室外問他(結果被拒絕,可能是日籍老師不習慣吧)

    綿羊 於 2009/12/22 17:31 回覆

  • 路人甲
  • (承接上面說的)
    (日籍老師不習慣,是因為在日本旁聽也是要付學費的關係嗎??)
    結果,我後來就買書自己看了。
    不管怎樣,要旁聽我覺得蠻忐忑不安就是了。
    很不好意思////
  • 我記得當初打電話給老師時,
    老師一口答應說,很歡迎啊~~(老師真是好人)
    結果我第一堂課因為出國,還翹課一次哩

    綿羊 於 2009/12/22 20:35 回覆

  • Ginger
  • 我是上東吳大學英文系的課表網站找到老師的e-mail,再寫信問他們,我旁聽的是逐步口譯和翻譯賞析‧二位老師都非常好,都一口答應了,還有就是,我有問題問他們,他們都會回答耶。昨天我打電話到台大外文系去問,也是說想旁聽只要經過老師的同意就好。
  • 大部分老師應該都很樂意,
    好像各校英文的翻譯課程比較多,
    日文系上翻譯課的,就比較少了.

    綿羊 於 2009/12/23 11:13 回覆

  • 好像不太對勁
  • 感佩諸位的學習精神,但卻深感做法不妥

    孰不知旁聽已經剝奪了正式學生的學習資源
    無論旁聽生再怎麼低調
    總是多了一個...甚至數個...學生
    如果再占用同學上課時間
    (積極)發問或與老師(密切)互動或回答問題或繳交作業等
    那就讓正式繳費選修的學生(與家長)更情何以堪了

    同時相較於別的學生有付學費
    旁聽生卻分文未出
    就這點也來也不甚公平

    建議各位想旁聽的
    不應該去跟同學擠正式課程
    而應該自費參加各大學教育中心所開辦的學習課程
    或請家教私下授課

    忠言逆耳,可能非常不動聽
    抱歉

  • 補充一點
  • 不應該僅徵得教師同意,也得詢問該堂別的同學及付學費的家長意見,如果全體達成共識,接納旁聽生,如此一來,再去旁聽不遲

    試想,如果你的子女班上來了個學經歷都比班上同學強的免付費旁聽生,身為家長的你,作何感想呢?

  • Snow
  • 給「有點不太對勁」+「補充一點」

    我也有孩子
    如果我孩子的班上來了個學經歷都比班上同學強的免付費旁聽生
    我想我孩子一定會對他很好奇
    同時透過「那位旁聽生」的經驗 課程也能更豐富
    而我的孩子也能學得更多
    絕非您所說的「剝奪正式學生的資源」
    這只是心態上的問題

    遇強則強
    應該是人的本能才是

    受教的權利人人有之
    難不成已經邁入二十一世紀
    人人可不可以讀書上課
    全憑藉在個人有沒有繳錢嘛?

  • 有點不太對勁
  • 舉個我親身經歷的例子
    大學期間,班上就來了一名旁聽生
    他的程度比我們都好
    外籍老師說的他第一個就弄懂了
    老師問的問題他也積極回答
    相對的...減少了我們這些菜鳥回答與表達的機會
    而學習外語,很重要的不就是表達嗎?
    同時,身為學生的我們也不太會跟學經歷年齡都比我們大許多的旁聽生互動

    同時,請你看清楚
    我的重點在於"剝奪正常學生的學習資源",繳費與否是次等考量
    我們沒有那麼市儈,不是凡事都是錢錢錢
    重點在於公平正義

    我贊成有經驗的譯者去跟在校同學交流
    傳承經驗
    但不認為跟他們一起旁聽學習是很好的作法

    不可諱言,我也想過到研究所旁聽
    但都是基於這層層考量而予以作罷
    我個人認為如果認為終身學習如此重要
    一般外面開立的課程可能過於淺顯或不符所需
    可以想辦法考相關研究所
    當正式的學生
    我各就有認識譯者就讀大學博士班繼續努力的

    我希望大家能抱持平常心來討論旁聽的"正當性"與否
    我並非針對任何人,純粹就事論事






  • 你大學時代的旁聽生如果程度比你優秀,
    你自然可以從他回答老師的提問中,
    學到高於你程度的想法,不也是一種學習嗎?
    如果和其他學生同齡的某個學生程度特別好,
    是不是也不該讓他選這門課?

    旁聽課程這件事,不是我創造出來的,
    各大學行之有年,
    不要來找我討論公平正義的問題,
    況且,你太輕忽老師的功能了,
    老師怎麼會同意一個外人侵害他班上學生的權益,
    老師必有他的考量

    既然校方同意接受旁觀生這件事,
    有人申請,老師和校方也都同意,
    代表是按正常管道去旁聽的,
    不要把旁聽生說成好像在佔在校生的便宜

    綿羊 於 2009/12/23 11:57 回覆

  • 路人甲
  • (綿羊大人早安)
    給上面那位網友,就您那句「剝奪正常學生的學習資源」

    老師的講課內容又不是羹,不會因為越多人聽,就讓有繳費的學生分不到了。
    況且老師會答應讓人旁聽,也是考量過不會影響到大家上課的吧。
    淺見。 ^^
  • Ginger
  • 沒想到小小的一點分享引起了這麼大的反彈,實在是所料未及,那我就只好低調再低調了。事實上學生都已經分好組了,當然需要上台發表意見是以他們為優先,我只是坐在台下聽,我的問題只能下課或寫信問老師,老師有空回我當然感激不盡,他認為對全體學生都有幫助的會在課堂回,完全由他做主。其實外面推廣班開的課不盡然都符合每位譯者的需求,像我是一直想上法律和財經英文的翻譯,但是推廣班沒有,還有考研究所我也想過,但是那不是一蹴可及的,先到大學部旁聽到一個程度再去考,不是更好嗎?至於旁聽會不會對學生的權益有所影響?我聽的逐步口譯這堂課,有一位旁聽生,她在開學時徵得老師同意,在課堂上公開她所搜尋的留學資料,毫不吝嗇的跟大家分享,分享完再由老師評估,不也是給同學寶貴的資訊嗎?
  • 哈,不用低調啦,我們又不是相約去搶劫,嘻嘻

    綿羊 於 2009/12/23 12:04 回覆

  • 三十五
  • 這麼資深的譯者還這麼認真!!!!!

    看到綿羊大的學習態度,讓感覺這妳堆疊起來的高山還好遙遠阿!!!

  • 慚愧慚愧,
    每週去學校走一趟,讓我有一種自己很上進的假象,呵呵呵

    綿羊 於 2009/12/23 16:28 回覆

  • 剛跟惡鄰吵完架的荳
  • 呃...老實說...我連畢業時都不知道班上有哪些人耶...所以,有人來旁聽,我應該是不知不覺吧...說不定還很高興有人轉移老師的注意力???(老師,我對不起你)總之,積極進取是值得鼓勵的,多一個真正想讀書的學生,相信老師上起課來會更起勁。
    P.S.1 可是作業就別交啦,妳都這麼上進了,再交作業的話,會讓我覺得自己很不上進...(謎之聲:自己不上進,干綿羊什麼事啊,別牽拖啦。)
    P.S.2 妳真的是做啥都很認真耶,不要連種田拓地都那麼認真嘛!!!!
  • 因為聽人家說,
    認真的女人最美麗,我想說,看能不能靠這招省下去整容的錢咩~~
    (我真是居心不良)

    綿羊 於 2009/12/23 16:33 回覆

  • 泰迪
  • 我自己以前大學的時候也有旁聽過,到台大,跟外文系夜間部的學生一起聽一門課,持續了一年。
    記得有一次剛好是他們期中考完,老師在發考卷。坐在教室最後面的我聽出:老師在對學生發火。她說:「有同學反應他每次上課都有來,可是,他都只考二三十分,我該給他過嗎?....你們要的只是一張好看的外文系文憑而已嗎?」

    不知道對旁聽這件事有微詞的po文者,願不願意反過來想。
    難道,正式的學生就不會過度佔據其他同學的學習資源?無心上課的人也會造成老師的反感呀。
    之所以能被稱為「大」學,就是在有條件的情況下,允許「不正式」。而這個條件,就是授課老師的意願。
    戴上一副嚴格冷酷的眼鏡,會讓自己看不到美麗的世界。

    我那時候詢問過老師,因為我每次從淡水趕到台大,大概只能從第二個小時聽起。老師很寬容地答應了,她說只要我從後門進去就可以了。老師課真的講得很好,期末我寫了封信感謝她。到現在也都還記得很清楚她講的部份內容。
  • 我覺得當旁聽生時,也許知道機會得來不易,
    就會格外珍惜,不僅從來不缺課,連上課也都很認真,
    但當年讀大學時,反而常常因為天氣太熱,太冷或是很多原因翹課,
    想想真是年輕時不懂事

    綿羊 於 2009/12/23 19:57 回覆

  • Ginger
  • 綿羊說的沒有錯,我當年唸大學時只想交男朋友,根本無心聽課,真是污辱了法律系的大名,現在已是二個孩子的媽,還眼巴巴的跑到課堂上旁聽,跟比我小二十歲的人一起上課,因為得來不易,所以格外珍惜。
  • 是啊,這又是"失去了(青春歲月,讀書機會),才知道珍惜"的例子,
    今天又去上課了,最近可能天氣冷(?),
    很多學生都不來上課了呢

    綿羊 於 2009/12/24 16:40 回覆

  • zen
  • 對於剝奪
    我有不同的見解
    以公立大學來說好了
    為何學費這麼低卻能享受如此優渥的資源?
    因為全體國民的納稅補貼

    真要追究所謂剝奪 政府帶頭剝奪了人民的集體資源以成就少數人
    要說這些人都有回饋社會嗎? 也不盡然 以台政大為例 很多人一輩子受國家栽培 最後就出國留學 在國外定居 然後終老

    資源分配和使用的問題本來就很複雜

    我是認為 老師沒有說不行就ok 在學時旁聽跟畢了業旁聽 基本一樣吧?
    --
    我反而認為身為公立大學圖書館卻對市民設限頗多才是對百姓的剝奪

    凡事都有極端不合宜的事例存在 但若因為異例而否定通則 則太可惜 畢竟不是在做科學哲學的檢驗 

    願意從頭到尾旁聽 已然很不簡單
    好比說之前我在路上碰到研究所的指導老師 他說今年開了愛情社會學 我說我要旁聽(在學時沒修) 結果 也沒去 太懶
    我倒是認為願意去旁聽的心是很好的 學習動力啊

    不過 剝奪學生資源這點真是太有趣了

  • 大學的圖書館真的是寶庫,
    很多書看了讓人垂涎啊,
    等忙過這一陣子,再去借書來看好了
    (趁我家女兒還沒畢業前)

    綿羊 於 2009/12/24 16:44 回覆

  • Felix
  • 旁聽,若是基礎課程,可能會剝奪其他同學的練習語文機會,我記得以前語文課(非主修科系)都會限人數。不過若是僅聽講,盡量不要在課堂提問,私下再向老師請益,自然不會干擾到原班的進度。不過研究所重討論,所以有可以聽高手與老師對話,收穫較大。
  • 你說得對,身為旁聽者,當然也要"識相"一點,
    盡自己身為"旁聽者"的本份,
    不能"喧賓奪主",對吧?

    綿羊 於 2009/12/24 16:48 回覆

  • 學生
  • 因為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您比較好
    所以我直接用姐姐稱呼好了

    我是姐姐旁聽的那堂課的學生
    說實在話我不覺得旁聽是剝奪學生上課資源
    應該說我們老師也很歡迎有現在擔任翻譯工作的譯者在課堂上分享翻譯的心得或是技巧
    我也學到很多
    姐姐下學期還會來上課嗎?

    現在的我對於翻譯的拿捏以及分寸仍然不是很拿手
    不過這是必經的訓練
    對於一個外國語言要怎麼翻譯才能夠深入人心
    我想這是一個日文系的學生應該要具備的能力
    否則就跟非日文專攻但是日文有一定程度的人一樣了
    不知道這樣說會不會太狂妄...

    文學作品的難度真的很高
    但是經過姐姐與老師上課的討論
    不僅學到日文也"複習"到中文了
    不然高中學到的成語根本就不知道還能在什麼機會下用呢:)
  • 叫我綿羊就好.
    謝謝你"現身說法",不然,還真不知道一起上課的其他學生的感受呢
    你是哪一位呢?後天上課時,來打聲招呼吧.

    下學期的課我去年上過了,所以,會去上老師的另一堂課,
    其實,我覺得翻譯就像寫作文,多練習就會越來越順,
    而且,腦袋裡的中文詞庫也會越來越豐富.

    綿羊 於 2009/12/29 20:58 回覆

  • pinky
  • 個人很贊同綿羊小姐與採同意態度的各位之說法!!因個人也是有去旁聽,而老師基本上在問問題....等等時,是不會詢問旁聽生的;所以為何不能旁聽呢??!!我也很認同綿羊小姐所說的"如果和其他學生同齡的某個學生程度特別好,是不是也不該讓他選這門課?"這句話!!
    大家一起努力學習日文吧!!一緒に頑張りましょう!!♪
  • 對啊,我那堂課的老師,
    也是偶爾才會問我作為譯者的意見

    綿羊 於 2010/01/07 20:37 回覆

  • 蘇三
  • 嘩,我怎麼覺得來這邊看部落格,不單是主文,連回文的內容都很有趣且值得思考與學習呀~ 呵呵
  • 對啊,我經常說,"留言比本文精彩"是本格的特色之一

    綿羊 於 2010/01/12 15: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