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MG5197.JPG

有一次上課時,提到榻榻米的問題。

聽說現在特力屋都有在賣簡易的榻榻米,所以對大部分人來說,把日文中的「畳」音譯成「榻榻米」,並不覺得有什麼問題,讀者也應該看得懂。

老師提出一個問題,也許對其他華文地區(大陸地區、新加坡、馬來西亞和美國華文市場)的讀者來說,對「榻榻米」這個字眼就感到陌生,該怎麼處理類似的問題(我喜歡這位老師上的課,就是他會提出一些問題讓大家思考)。

回來之後,想了一下這個問題。

從結論來說,我認為還是應該使用目前台灣讀者最能夠接受的譯法。

目前台灣的翻譯書除了在台灣地區販售以外,有些書還會在香港或是其他華文地區出售,雖然繁體版本無法直接在大陸出售,但已經有一些簡體版本直接沿用繁體翻譯版本(有向台灣的出版社購買翻譯版權)後出版。

生活在台灣的譯者對其他華文地區的用語習慣(不光是語氣和使用的詞彙,還包括對同一種東西的不同稱呼)瞭解有限,想要面面俱到,反而會變成四不像,既無法滿足主要讀者群的台灣讀者的閱讀習慣,也未必能夠讓其他華文地區的讀者認為我們的文字變得「親切」,更貼近他們的在地文化。

因為台灣對日本文化和很多生活方式的接受度很大,所以,有些概念我們接受的理所當然,也許正因為這樣,文化的層次也比較豐富(我不是說其他地方的文化層次淺薄喔)。比方說,日本的流行文化也很容易打入台灣市場,很多日文漢字也出現在年輕人的世界,很多逗趣的顏文字,也為文化生活增添了樂趣。

至於其他華文世界的讀者,也許可以透過這些中文的「外來語」促進語彙的發展,瞭解他文化中的新元素。當然,如果發行簡體版時,由大陸的編輯針對一些差異性較大的詞彙或是表達方式修改,就可以達到雙贏的效果。

這裡還是要重申一下,這只是我現階段的想法,如果之後看到可以說服我的理由,我也許會有新的認識。所以說,翻譯是可以做到老,學到老,即使有一天不做翻譯工作,在看翻譯書的時候,應該還是會忍不住想這些問題吧。

創作者介紹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禁止留言
  • gdrs
  • 我是覺得既然身在台灣,就只要翻得符合台灣人習慣就好@@
    畢竟,大陸和香港新加坡離我們有一段距離^^"
    就和綿羊姊講得一樣
    硬要翻只會變成四不像....OTZ

  • 對,我也覺得同樣是中文,
    但還是會有微妙的差異,
    我們真的很難掌握其他地方的用語習慣,
    所以,守好本份或許是最大的盡責

    綿羊 於 2009/11/07 19:26 回覆

  • doggydoggy
  • 原來有人不知道何謂“榻榻米”!太叫我意外了∼ 香港也是這樣叫的,我們也太習慣這個詞,沒有人知道別的叫法
    我感到台灣的朋友真的很“日本”,熱中的程度超過香港人很多很多,有時候讀到一些你們自日本引入或演變而成的中文字我會覺得好有趣,常常笑不攏嘴
  • 對啊,
    也許是日劇或是各方面的資訊比較豐富,
    有時候有些新流行文化,很快就傳到台灣了,
    我們在做翻譯工作時,有時候也會跟不上一些青少年文化的腳步呢~

    綿羊 於 2009/11/07 19:30 回覆

  • foxhidden
  • 这位老师多虑了,我在大陆,你要说见过榻榻米的人那是不多,但知道的人不会少。
  • 太好了,解決了榻榻米的問題,原來大家都知道~
    老師的用意應該在於提醒我們要注意類似的問題,
    要注意用一些其他華語環境也能通的詞彙吧,
    嗯,我想一定是這樣

    綿羊 於 2009/11/07 19:32 回覆

  • 夏靜
  • 我覺得如果書主要是在台灣出版為重心的話,就以台灣能夠了解的文字為主
    如果是其他華文市場的話,再針對個別多所著墨更改
    像是香港、新加坡、中國跟台灣的用語都不一樣阿
    雖然基本上大家彼此都看得懂對方的文字
    但在習慣用語上,我覺得還是以出版國重心為考慮吧!
  • 我也覺得這樣比較好,
    當然,如果要直接接香港或是其他地方的稿子,
    也許要多熟悉一下那裡的用語~

    綿羊 於 2009/11/07 21:45 回覆

  • 卡米柚子
  • 台灣和大陸其實有很多文字相同, 但意義迥異的字.
    "土豆"和"緊張" 就是最好的兩個例子!
  • 查國語辭典
    1急迫。如:「情勢緊張」。
    2 情緒惶恐不安。如:「每次考試我都感到十分緊張。」
    3 大陸地區指供應不足,難以應付。如:「現在火車票很緊張,一般人根本買不到票。」

    但1,2兩種意思,應該也通吧

    綿羊 於 2009/11/09 12:02 回覆

  • Kamwah
  • 我是香港人,看了很多台灣出版的書,看書時會記著這本書的遣詞用字以台灣為準。如果遷就其他地區的語言習慣,反而會變得不像「台灣書」了。

    我不清楚其他地區的情況,若只以香港的情況來說,在書店、圖書館裡,台灣出版的書實在太多了,儘管用詞會有一點點差異,但香港人早己看慣,理解不成問題。
  • 謝謝你提供的意見,
    等於給了我們某種程度上的"揮灑"空間~

    綿羊 於 2009/11/29 16: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