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MG5228.JPG

這個學期,我去旁聽的翻譯課上的是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孃》。

原本想說可以趁此機會也把《伊豆的舞孃》用自己的方式譯一遍,但譯了之後,覺得文字還是太現代了,也許是因為我事先沒有做功課,沒有先讀幾本明末清初的小說熟悉一下那個時代擅長的文字吧。尤其聽了老師的譯文之後,覺得的確更有那個時代的味道(我不是說老師年紀大的意思喔,絕對沒有,絕對沒有)。由此更深刻體會到,在譯自己陌生領域(包括題材陌生、文字背景陌生等等)的作品時,做足功課是本份(突然想問一個問題,像我這種旁聽生,到底該不該交作業?我都沒有交,怕老師認為我找麻煩,增加他的工作量)。

那天上課的時候,討論到什麼是「忠實」的問題。

因為老師在譯一個字的時候,用了引伸的意思,也就是未必是字典上查到的解釋直接套用,而是根據原本的解釋,再結合對原文通篇的理解,選擇了一個更有助於襯托意境的詞彙。

於是,就有同學質疑,這樣是不是不忠於原文?

老師向那位同學解釋後,也順便問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我忘了那天說了什麼,大意就是「根據我的理解,『忠實』是對於作者想要表達內容的忠實表達,而不是侷限於文字的對應」。

記得我初接觸翻譯工作時,遇到不確定的字眼,當然會查字典。有些單字的解釋只有一、兩個,選擇起來就很輕鬆,最怕的是遇到十幾、二十個解釋時,不知道到底該選哪一個。而且,有時候生硬套用解釋時,整句譯文讀起來很拗口,但當時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問題,就

我一直很慶幸自己一開始接翻譯工作時,譯的是雜誌社的內部稿。那份雜誌和日本某家雜誌社簽了合約,可以用日本雜誌的稿子(也就是有版權的,該雜誌還在封面上打出「和日本○○雜誌合作」的宣傳文字,所以不是盜版的啦),但因為有時候還是必須結合台灣本土的情況,所以,他們會請譯者把日本的文章譯出後,再由他們的編輯自行增刪。因為每期雜誌出版時,都會送我一本贈書,我都會很仔細地對照我原本的譯文和編輯重新寫稿後的內容,這個過程讓我受益匪淺,在和這本雜誌為期不短(我忘了多久,兩、三年?)的合作過程中,瞭解到譯者絕不能當「翻譯機」。當然,當時並沒有這種清楚的想法,只是覺得不能死譯,不然,編輯重寫時就很辛苦。

很多經驗都是在翻譯過程中逐漸學習和體會,而且好像永遠沒有「學成」的一天。當累積一定的經驗後,就會知道有時候套用字典上的解釋未必是最好的詮釋,有時候結合我們中文的用詞習慣,譯文才會更流暢。

 

 

 

創作者介紹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禁止留言
  • 晴天
  • 有時候,字典未必是唯一的終極詮釋。大部分字典也是翻譯的,誰來追究它的絕對忠實?
    語文的奧妙就在於它有內外無盡的延伸、想像意義,因此,追究一個字的絕對忠實,沒甚麼意義。
  • 前輩說的對,再厚的字典,也不可能涵蓋所有的意思,
    人腦翻譯的好處,就在於會讀出字裡行間延伸的意思,
    但還是翻譯新手時,會很不確定,這樣譯可以嗎?

    綿羊 於 2009/10/22 17:21 回覆

  • emily
  • 昨天才剛遇到「忠於原文」的問題,馬上看到綿羊姐這篇

    我昨日在審一篇譯文時,把譯者翻的「發展性的研究」(a seminal study)改成「有前瞻性的研究」,感覺後者比較符合中文說話方式,不是嗎

    把譯者的「哲學」(原句是My philosophy is...)改成「理念」,因為英文的"philosophy"跟中文的「哲學」意思不盡相同,但我的主管認為現在時下對「哲學」的定義已經不拘泥在過去的意思了,要改可以,但非必要

    諸如此類的例子還有很多,也不是我愛挑譯者毛病,實在是公司付我錢來審譯文,我當然希望盡全力把譯文改到最盡善盡美呀
  • 嗯,譯者的作用,
    就是看完整篇文章,選擇最貼切的用語,
    但譯文沒有標準答案,所以,腦力激盪的確可以讓作品更完美

    綿羊 於 2009/10/22 17:35 回覆

  • 悄悄話
  • 米亞
  • 對啊! 就像電影The day after tomorrow
    對岸翻譯成"後天"
    這是直譯法;
    但是看過電影之後
    覺得台灣的"明天以後"翻的實在太讚!
    片名和劇情融成一體
    每次想到都讓我深深佩服這位(些)譯者!!
  • 對,有時候忠實,反而沒有了意境

    綿羊 於 2009/10/22 21:30 回覆

  • Hanayu
  • 噗,我笑了XDDD
    綿羊你旁聽的該不會是我們家老師的課吧……
    老師上《伊豆的舞孃》已經上好多年了(不過我們那屆不是給老師教就是了)
    難怪我們學生有提到你的事,而且還在BBS上貼了你網誌的連結XD

    如果是我誤會,請當我想太多,謝謝~
  • 是啊,呵呵呵,
    改天有機會去給妳拜碼頭!

    綿羊 於 2009/10/23 09:57 回覆

  • 貴子
  • 您好!! 我是政大的貴子:D

    您好!!
    我來了:)
    您的部落個很漂亮,以後我會常來逛逛這裡:)

    在課堂能夠認識您真是美好的緣分!!
    期待下禮拜上課與您再見:)

    貴子
  • 妳的網誌做得很棒,我喜歡"酷斃日文"這個單元,
    妳能用中文寫網誌,實在太厲害啦~~

    (啊,對了,不要用"您"啦,這樣會讓我想起歲月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跡,哈~,
    用妳就好啦)

    綿羊 於 2009/10/23 10:01 回覆

  • Snow
  • 以前念書時,老師也不諱言的告訴我們
    翻譯也是有分派系的
    有人是「忠實」的擁護者,認為原文再怎麼怪都should be faithful
    有人則認為譯文一定得符合target readers的使用習慣,因為讀者使用中文
    所以,跟隨不同的老師做研究
    也是有不同的走向。

    念了幾年譯研所,做了翻譯幾年
    才知道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有正反面
    端看你怎麼界定、怎麼取捨

  • 是啊,
    以讀者為對象的書籍翻譯,
    可能需要多體貼一些讀者,對吧~~

    綿羊 於 2009/10/23 10:02 回覆

  • 流星
  • 伊豆舞孃

    綿羊是去哪裡旁聽的呢?幾年前我上翻譯課,我們老師也用伊豆舞孃耶,不過,是高雄的學校。會這個剛好嗎?呵呵~~
  • 我是在政大,
    看來舞孃是老師的最愛!!

    綿羊 於 2009/10/23 19:15 回覆

  • Hyouko萍子
  • 我在想會不會是因為時代演進,字典的字義其實已經不堪使用?
    同樣的字用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下,其實可用更貼近當下的字彙
    有些人會說 「不喜歡看翻譯的書,翻譯的書看起來就像本翻譯的書」
    就像我們聽早期的歌曲,會覺得歌詞好文謅謅唷! 現在的歌詞一定不會這樣寫。
    可是其實代表的意思是一樣的呀!!
    字典在重新編輯時,或許應該廣納一些年輕族群進入編輯群 :P

  • 這也是方法之一,很多字典真的已經用了幾十年,
    不僅字義已經落後,詞彙量也不足夠.

    不過,幸好大部分譯者都學會字典只是提供一個"提示",
    最終還是要靠人腦!

    綿羊 於 2009/10/24 13:27 回覆

  • 悄悄話
  • Hatori
  • なんとなくツッコミたくなる囧

    >>絕對沒有,絕對沒有
    大事なこと二回言いましたよw
    なんじゃって^^


    CM 白岳「本当のことは、一回しか言わない」
    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1349688
    ニコ動画。暇があればどうぞごゆっくり
  • 哈,也可能是因為我老了,
    變囉嗦了,所以才說兩次咩(擦汗)

    綿羊 於 2009/10/25 14:06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