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19 Mon 2007 12:00
  • 殘局

雖然在翻譯界騙吃騙喝多年,但我沒有做過一件事──幫別人收拾殘局。
我雖然有點熱心,也自認有點愛心,但是,我……沒有耐心。
幾次編輯打電話問我,願不願意修改別人翻譯失敗的稿子。我都很直接的回答,「我沒辦法勝任。」
因為,我改自己的稿子就已經快抓狂了,需要另請他人修改的譯稿,慘不忍睹指數絕對→→無限大,同時,恐怕還要遷就前任譯者的譯文。到時候,我的心情一定很惡劣,大獅、小獅也跟著遭殃,更重要的,恐怕令我喪失對這份工作的熱愛(有這麼嚴重嗎?)
而且,還有一個現實考量──幫別人改稿,等於要同時對譯文和原書,那還不如我自己翻譯比較快,而且,有一次編輯很努力的說服我,希望我可以接受,她開出修稿的費用是稿費的一半(我不知道改稿的行情到底是多少,但聽她的語氣,可能這屬於不錯的價碼)。我,我……我花比自己翻譯更多的時間和力氣改人家的稿子,結果,收入只有別人的一半!?這……這……我拿什麼來養大獅小獅啊!
還有一次,編輯說,如果由我改稿,可以作為我和前譯者合譯的作品。
嘿嘿,這個條件對我完全沒有吸引力。
因為,多一部作品,而且是不像自己翻譯風格的作品,有什麼用?
如果說,現在有某家出版社提出,如果我不掛名,稿費可以略微提升,那我(不,是我的名字)很樂意就從此在江湖上消聲匿跡,當影子譯者也不錯。如果真的有這一天,大家會不會以為我中了樂透,隱居快樂逍遙去了?有這種「美麗的誤會」好像也不錯喔,哈哈哈。
言歸正傳,如果編輯拿到這種需要重新發給別人修改的稿子,絕對會抓狂。這種情況下,還會有第二次發譯的機會嗎?
相信每一位譯者都不希望成為編輯的拒絕往來戶,也不想被出版社打入冷宮,所以,必須對自己交出去的譯稿負責。
之前,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看到一篇文章,某位知名的作家,寫完小說後,都會先讀給一些長輩聽,如果他們聽不懂,就會重新修改。
或許譯者也可以試著用這種方法(當然啦,不需要去折磨家裡的老人家),可以把其中幾頁譯文拿給自己的朋友看,了解別人是否看得懂自己的譯文(當然,譯文的正確性就要自己把握了)。如果朋友讀起來感覺「卡卡的」,就需要重新潤飾修改,增加譯文的順暢度。
所以,譯者學會為自己的品質把關,才能逐漸建立自己的口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綿羊 的頭像
綿羊

綿羊的譯心譯意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禁止留言
  • 小工
  • 有一次被硬凹改一個藝術影帶中翻英的修稿
    幾乎全部改寫不說,費用只有譯費的「三分之一」
    問他們為什麼不一開始就找我翻?客戶可憐兮兮地說是影帶製作公司找的翻譯,看他們真的很可憐只好幫,結果……

    下不為例

    (可見當編輯真的很不容易,佩服佩服)
  • 所以,才會有編輯說,
    好的譯稿讓人上天堂,
    壞的譯稿讓人想要下地獄吧~~~

    綿羊 於 2007/11/19 15:43 回覆

  • 三腳貓
  • 之前遇過出版社找人修稿
    他們開出的修改費約為稿費的五分之一
  • 這...實在太不合理,不是嗎??

    綿羊 於 2007/11/19 15:44 回覆

  • Lica
  • 我也是個挺沒耐心的人,
    問題是我的耐心是隨對象而變,
    交情夠好的編輯開口,我就會忽然變成天下第一好商量的人。

    我的潤校費大約是翻譯費的七分之一。
    喔!據說該公司潤校費是固定的(少),
    我想剩下的約七分之六應該算我對編輯的情義相挺><
  • 幸好到目前為止,交情好的編輯都不曾向我開過這種口(希望各位大人繼續保持下去!)
    不然,我可能會天人交戰很久...還是拒絕吧~~

    綿羊 於 2007/11/19 15:46 回覆

  • 和也
  • 通常需要外包請人潤稿,恐怕都慘不忍睹。
    我倒是接過編輯把其他譯者書中的疑問整理出來,以「請教」「幫忙」的形式,請我代為回答。基於情義,我很認真的參照原文回答當中翻譯的問題,於是編輯叫我挑他們出版社的兩本書,算是送我當回禮。
    但還是老話一句,偶一為之可以,成為常態就不好了。
  • 和也真是辛苦了~那位編輯一定很感激你.
    因為,有時候,可能為了一句話,需要看很長一段文字~~
    我個性太急,做這種事,真的會抓狂吧~~

    綿羊 於 2007/11/19 15:49 回覆

  • 三腳貓之友
  • 綿羊,在妳家潛水已久,第一次浮上來玩^^
    替人收拾翻譯的殘局,真的只有一個慘字可言,我個人有切身之痛啊><
    其實真的等於是重譯了,而且妳說的沒錯,要花的時間比自己翻譯還多,因為要多一倍的時間對原文和譯文,譯費當然不會多一倍,總之就是吃力不討好...那時才真正體會到編輯的痛苦
  • 三腳貓之友,嘻嘻,是上次來的那一位,
    還是我去過妳家的那一位,
    或者是三分之一全班同學??哈哈~~

    嗯,這麼一想,覺得編輯在改稿時,
    還真的很辛苦,乾脆把標題改成"編輯之苦不堪言"好了,哈哈~~

    綿羊 於 2007/11/19 15:51 回覆

  • 貓一匹
  • 通常....我會小小聲地問金主:可以重翻嗎?If the answer is Yes,那當然是再好不過.If the answer is No,那就謝謝再聯絡.畢竟校這種稿,會加速腦細胞死亡與老化.不過想當年(這樣說好像我很老,其實只是純粹想不起來民國哪一年啦),我也做過幾次這種苦差事,有一次聽說金主直接把譯費給我...早知如此,發給我重譯不就得了嗎?(怒!)
  • "想當年",哈哈哈,你很老,你很老~~
    人家把譯費統統給你,為什麼還要怒??
    不是應該偷笑?

    綿羊 於 2007/11/19 15:55 回覆

  • 貓一匹
  • 因為自己譯比校別人的輕鬆又快啊~~
  • 原來如此,
    我真是老糊塗了,前面自己才寫,
    腦筋卻沒轉過來,嗚嗚嗚

    綿羊 於 2007/11/19 17:55 回覆

  • zen
  • 替人改稿的經驗 很多編輯/外編/譯者都有

    但其實 這背後隱藏了一些很大的問題

    一 人才尋覓不易
    二 發譯後出版方監督不周(特別如果是欣合作對象 理應要按時問候 追繳進度 好監控品質 甚至在合約中明定逞罰條款 避免這種事後擦屁股現象出現 然而 出版社卻經常犯這種錯)

    三 替人改稿者 代表能力比翻譯者好 但改稿者卻得拿遠低於翻譯者的錢 做比翻譯者還麻煩的事情 是否很不合理

    四 出版社貪便宜 大陸譯稿的採買 不合用後的尋找改稿 因為已經購買 所以不願意再支付費用重譯

    五 人情壓力 這種最多 例如我在做學術出版時 老師上門說要翻某本書 出版社不能得罪 只好給 結果 只好找人擦屁股 擦屁股還不能重譯喔(會完全不像) 所以很慘

    但基本上 我覺得 會發生需要擦屁股事件 出版社在外發合作前與過程中沒有設下監督系統 導致收稿後得重新來過 其實是浪費時間和人力成本 更是金錢浪費

    真不知道 何時出版社才願意正式這個問題

    在台灣找好譯者翻譯 翻好的稿子還可以賣給大陸(再轉一點回本) 但是買大陸稿子回來改 往往最後延後出版時程 所支付的費用恐怕也和直接找台灣譯者翻差不多....

    金主們可能要多三思 免得讓編輯為難


    不過 我蠻贊成出版社培養一些中文底子甚好邏輯又強的審/修/讀稿外包編輯 畢竟每個譯者中文功力不一 進入書稿以後 又容易困於該國句型 擁有中文化潤稿人才的話 可以把書弄得更好讀優美一點....
    校稿人才也該往這方向自我磨練 才能提升價碼 否則光靠校稿 能賺的有限阿(這邊都是題外話)
  • 雖然沒標點,
    但是有分段耶(偷笑)

    聽我合作的出版社說,目前基本上已經由專人發譯,努力避免這種事後擦屁股的情況發生~~~

    綿羊 於 2007/11/19 17:59 回覆

  • 光頭佬
  • 殘局=慘劇!?

    老東家常常會接數十萬字、甚至上百萬字的專案,而且幾乎都是得在一週內搞定的那種。
    只要公司一接案,我們這些做in-house的就開始皮皮挫,因為通常搞到最後都得跳下去救火。
    專案由in-house自己來做絕對OK,最討厭的就是家裡人滿件,只好交給freelancer,然後做free的出包。
    某天大清早我一踏進公司就被叫去救火 - 翻一個20萬字專案裡頭的1萬字,而且當天就要交。
    最討厭救火了:字數不是問題、查單字也不是問題,問題在於「沒有時間看上下文」,也就是說「沒有辦法維持詞彙/風格的一致性」讓有一點潔癖的我深惡痛覺。

    潤稿的問題倒是沒碰過,一來公司裡的人各司其職(英中/中英譯者分開;英中/中英潤稿人也分開),二來我都跟合作的agent說我絕不潤稿。
  • 那幾十萬個字,會分別讓不同的人翻譯嗎?
    那不是翻譯的調調都不一樣??
    還是說,有人可以在一星期內翻譯上百萬字!!?!

    綿羊 於 2007/11/20 11:08 回覆

  • 光頭佬
  • ......請待下回分解

    咩咩羊(還是妳喜歡叭叭羊?),這個問題等我寫完『團隊翻譯+翻譯專案』的時候再回答妳好嗎?
  • 我不要當英國羊~~
    沒問題,我們會耐心等待的,不能影響你的學業~~
    對了,你還沒回答,為什麼英國的羊叭叭叫~~

    綿羊 於 2007/11/20 22:48 回覆

  • 光頭佬
  • 因為英國綿羊正港是叭叭叫地!

    其實不只是綿羊,很多動物的叫聲都不一樣:小狗不是汪汪叫,而是Woof ~ Woof;
    公雞不是咕咕叫,而是Cock-Ke-Doo-Dou-Doo;青蛙不是呱呱叫,而是Ribi ~ Ribi。

    難道日本的動物叫聲都跟台灣的一樣嗎?
  • 我從來沒有注意過動物~~
    住在日本的時候,
    鄰居家的狗經常對著我叫,
    害我很挫折,
    問保證人的太太,是不是那隻狗誤會我是壞人,所以才拼命對著我叫??

    綿羊 於 2007/11/21 10:56 回覆

  • frogwitch
  • 日本的動物叫聲當然和台灣不一樣,台灣的動物叫聲都有[南腔北調]了說(我的碩士論文是作白頭翁和烏頭翁的叫聲比較......)布穀鳥在中文的叫聲描寫是[布穀,布穀],日文是〔カッコウ、カッコウ〕,英文是[cuckoo, cuckoo]囉
  • 是喔~~
    各國動物的叫聲竟然不一樣!!
    難怪有時候在翻譯的時候,
    遇到一些形容動物叫聲時,
    覺得日本人的描寫真奇怪~~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呀~~

    綿羊 於 2007/11/21 10:59 回覆

  • 山羊梵谷
  • 以前在澳洲唸日文時,
    老師說日本的狗叫聲也是汪汪(如果我記錯請原諒我畢業已久:p)
    當時澳洲同學大笑
    還說怎麼會是汪汪,明明就是woof woof
    我就斜眼看他們說,中國人的狗也是汪汪叫
    奇怪的是你們吧
    後來才有所體會,汪汪叫的是小型狗
    woof woof的是中大型狗,因為聲音比較低沉
    是這樣嗎?哈哈
  • 妳妳妳,為什麼跑去澳洲唸日文??
    經妳這樣一提醒,
    才驚覺大狗和小狗叫的聲音好像真的不一樣~~

    綿羊 於 2007/11/21 11:47 回覆

  • 貴婦人B
  • 聽說連救護車的警笛聲都不一樣哦。
    在日本時,日本人告訴我,他們的救護車是叫『AHO AHO(笨蛋、笨蛋)』,仔細聽,還真有點像呢。台灣是『喔咿~喔咿~』吧?
    P.S. 我是不是被日本人耍了?
  • 哈哈,我只知道我們家小獅小時候叫救護車叫"哩摸車",問她為什麼,她說,那個聲音就是在叫"哩摸,哩摸",哈哈~~

    綿羊 於 2007/11/21 12:36 回覆

  • 小工
  • 昏了

    原來叫聲也需要「翻譯」啊?

    那個說小嬰兒哭聲是娃!娃!的是哪一國?一定沒聽過我兒子哭(啊!啊!)
  • 叫聲..要翻譯吧,不然直接跳過?
    而且,我最怕翻譯那種擬聲詞,頭痛啊~~

    哇哇哭和啊啊哭的差別,
    會不會是"男女"有別?
    我記得我們家那兩個(雖然年代久遠)好像是哇哇哭的,
    還有,你家洋蔥中氣一定很足!!

    綿羊 於 2007/11/21 12:40 回覆

  • 光頭佬
  • 這裡的消防車/救護車/警車都是Ni-Nu-Ni-Nu叫的。
  • 聽老師這麼形容,感覺英國的聲音都很怪

    綿羊 於 2007/11/21 17:40 回覆

  • 凱西
  • 改稿改得好,賺錢賺到老~~

    我改過大陸人譯的日文稿,但是因為編輯不懂日文,所以針對我提出的疑問,編輯無法回答,所以索性把譯者的MSN給我(乾脆連薪水都我來幫他領好了)。我和那譯者溝通許久,也可以感覺到譯者有一定的日文程度。但!整個工作態度超差,也不認為漏譯的部分他需要補齊,溝通末了還跟我抱怨台灣編輯(干我什麼事?)。我最後雖然咬牙改完,但是也就不再接那位編輯的改稿工作了(有個好的編輯窗口真的很重要呀!)。算是一次,慘不忍睹的經驗。

    喔耶!我出關了!我出運了!只剩一本...
  • 看到妳這篇回應之前,我都忘記這篇的主題是在寫"改稿",謝謝妳又幫我拉回來了~~

    妳的標題下聯是--"沒有改過稿,只能枯等老"嗎?那我不是很慘???
    只剩一本?該不會是十一月底交吧,那也很慘耶,嘿嘿嘿!!

    綿羊 於 2007/11/21 17:44 回覆

  • 凱西
  • 沒有改過槁,翻譯接未了(ㄌㄧㄠˇ)~~

    綿羊你好狠的心,我才泡完澡,敷完臉,
    等等準備吃飯看電視說...(整個從雲端掉下來)
    不過另一本也完成2/3啦!睡趴之日不遠矣~
    話說回來,大家的改稿價碼好高喔~我只有翻譯費的1/10說...orz
  • 哈哈,就是嫉妒妳可以泡澡敷臉等著吃晚餐咩~~
    改稿價碼應該和稿子的慘不忍睹指數成正比吧~~~
    所以,凱西,妳應該慶幸才對~~

    綿羊 於 2007/11/21 18: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