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傳給我看一份某科技大學應用外文系學生的論文,分析一些譯者部落格內的文章,進而討論譯者對翻譯的看法。
當初寫部落格的初衷,也是和這次寫書的目的差不多,希望能夠分享自己的摸索經驗,不時有譯者寫信告訴我,剛入行時,看了部落格裡的很多文章,所以很快進入狀況,所以即使如今部落格已經不再寫新的內容,仍然留在那裡,希望提供給有需要的人。
那篇論文引用了我部落格內的某些比喻,然後分析出我的"看法",但顯然這位同學的理解不夠全面,我說「太多人說得一口好菜,卻連廚房也沒進過」,明明還寫了「想要翻譯進步,也要多閱讀、多練習翻譯」,這位同學卻神理解我寫的「用嘴巴做菜」這句話是在批評翻譯評論家,簡直莫名其妙耶,我哪有閒工夫去管人家翻譯評論家,而是認為一個譯者,對翻譯的看法"說"得再多,如果不去實踐,就淪為空談。然後論文中又斷章取義了我部落格內的一段文字,得出了我認為"翻譯理論無用"的結論,我在新書上也介紹了一些翻譯理論的書籍,前幾天在社團裡也和學員分享了三民書店有一些翻譯理論書,從來沒認為翻譯理論無用。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