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4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SC_0480.jpg

看一個外國譯者(我能看得很懂的外文只有一種)的文章說,他從不擔心自己的譯筆,作者的文筆輕鬆幽默,他也跟著輕鬆幽默,作者的文字細膩內斂、深沉、老成、年輕……,只要跟著作者的筆調走,就可以譯出漂亮的譯文,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理論上是如此,但問題是真的做得到嗎?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DSC_0577.jpg

(有沒有看到,這朵桐花是懸在半空中的!!我很想吹牛皮說,是桐花飄落時,我定格拍下的,但其實是懸在一根蜘蛛絲上,不過,要拍到這張也不容易,因為它一直在轉,好不容易才拍到,而且有一點小遺憾,應該把畫面再往下拉,就可以拍到下面那滴漂亮的水珠了,不過,能夠拍到這張,已經很慶幸啦)

去年年中(?),和一家新的出版社合作時,編輯希望我能夠試譯,因為這是給低年齡層的小讀者看的書,編輯可能擔心我的譯文太老(?),所以先寄了幾頁給我,大約不到一千字的內容。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DSC_0301.jpg

那天,接到編輯的回稿,向我確認譯稿中的幾個問題。

那位編輯很細心地幫我把原文在原書的第幾頁、第幾行都標了出來(會不會太貼心啦~),核對起來很方便。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DSC_0345.jpg

剛譯完《不毛》這本超級厚書,好像連續跑了十個馬拉松,感覺身心被嚴重掏空(?)了,這一陣子翻譯的速度變得很慢很慢,不過,我發現享受這種慢步調的翻譯也是一件很快樂的事(雖然接二連三的截稿期似乎不太允許我慢下來)。

一方面是因為手上正在譯的這本書有一些內心戲,在字句的推敲上本來就需要花費比較多的時間,所以,在翻譯的時候常常會停下來思考句子的排列組合。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DSC_0327.jpg

最近在思考這個問題,翻譯(我指的是書籍,尤其是小說的翻譯)到底是學術還是藝術呢?

如果是學術,翻譯的標準就力求嚴謹,不得有差錯──當然,一本書完全沒有誤譯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至於誤譯的原因,之前的文章裡不時有提到,這裡就不多說了。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DSC_0268.jpg

(聲明一下,旁邊那本並不是我要譯的書)

最近我們家小獅有點小叛逆,雖然知道是小孩子成長的必經過程,但情緒還是受到了影響。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DSC_0204.JPG

不知道是因為我整天都想著翻譯事,還是翻譯小說也算是和藝術搭上了一點關係,上攝影課時,老師教我們一些攝影的道理(不是技巧),我經常覺得在翻譯上嘛也通。

比方說,如題的這句話,不必當best one,努力當only one。翻譯和攝影一樣,都是永無止境的,爬上一峰後,才發現另有高山在前方,只要翻譯不停,隨時都可以學到新知識、新觀點、新的技巧,產生新的體會,永遠可以追求更高的境界。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DSC_0256.JPG

當譯者的外文能力需要達到什麼條件?

如果我說不需要什麼條件,人人都可以當譯者,不知道會不會引起眾譯者的公憤?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DSC_0161.JPG

每週去上攝影課時,同學都會把自己拍的照片給老師看,然後由老師挑選哪幾些照片拍得理想,哪些照片的哪些地方要如何改進。

比起上理論的內容,我更喜歡看照片。因為在看照片的過程中,可以學到更多。別人如何取景,如何尋找被攝物體,還有構圖……,當和老師的意見一致時,就會覺得好像學會了一點鑑賞的皮毛;當自己眼中的好照片,老師認為不足時,就知道下一次自己遇到類似的畫面時,要怎麼去捕捉。

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